目錄
口齒類要

喉痛六

喉痛六


(附乳蛾、懸癰、 楊梅 瘡)
丹溪先生雲?咽痛屬血虛,用四物加 竹瀝 。陰虛火上炎者,必用 玄參 ;氣虛加 人參 、竹又雲?咽喉腫痛有陰虛陽氣飛越,痰結在上者,脈必浮大,重取必澀,去死為近。宜 人參 一味,濃煎,細細飲之,如作實症治之,禍在反掌。此發前人未發,救無窮之夭枉。餘更以上焦風熱積熱,及膀胱陰虛等症,一二於後云云。
治驗
通府李朝用,咽喉腫痛,口舌生瘡。此上焦風熱,先用 荊防敗毒散 二劑,喉痛漸愈。又地官黃北盤喉痛,作渴飲冷,大便不通,此上下表裡實熱。用 防風通聖散 ,治之頓愈。
地官胡誠甫,咽喉燥痛,此腎經膀胱虛熱。用四物,加 黃柏 知母 玄參 ,四劑少愈。更以 人參固本丸 ,一劑不複發。
職方盧抑齋,咽喉腫痛,兩目蒙昧,小便赤澀,此膀胱濕熱。用 四苓散 黃柏 黃連 知母 、茵 、 防己 ,治之而頓愈。又用 六味地黃丸 而痊。
儒者王文遠,咽喉腫痛,口舌生瘡,勞則愈甚,餘謂脾肺氣虛,膀胱有熱。以補中益氣加 玄參 炒黑 黃柏 知母 稍愈,乃去 黃柏 知母 ,加 山茱萸 山藥 乃瘥。
●儒者年逾五十,咽喉痛服涼藥,或過勞痛愈甚,此中氣虛熱。以補中益氣,加炒黑芩、連,四劑而愈,乃去芩、連,又數劑痊愈。
●儒者腳發熱,則咽喉作痛,內熱口乾,痰涎上涌。此腎經虧損,火不歸經。用補中益氣加麥門、五味,及 加減八味丸 而痊愈。
●老人咽喉痛,小便數而赤,日晡尤甚,此膀胱陰虛,當滋化源。以補中益氣加炒黑 黃柏 知母 二味,四劑咽痛稍可,乃去二味加以山茱、 山藥 、麥門、五味,頓愈。
●男子咽喉腫痛,藥不能下,針患處出紫血少愈,以 破棺丹 噙化,更用 清咽利膈散 而愈
●男子素善飲,咽喉作痛,內熱作渴,小便不利,飲食如常。此膀胱積熱,用 四苓散 ,加茵 、 大黃 ,四劑諸症漸退。又用 清心蓮子飲 而安。
●星士,勞而入房,喉痛漸閉,痰涎上涌,四肢乍熱。此陰虛陽氣 飛揚 。用補中益氣加憲副薑時川,癸卯就診於予,右寸浮數有力,口中有瘡。餘曰?此胃火傳於肺也,滋味慎起居。甲辰復就診,尺脈洪數而無力。餘曰?此肺金不能生腎水,宜靜養以滋化源。彼雲?今喉間及耳內,不時燥痛,肢体不時發熱,若無根之火殞無疑矣。後謂劉古峽雲?立齋謂我之病可疑。至乙巳孟春。古峽謂餘曰?薑公之病已如尊料。遂同餘往視,喉果腫潰脈愈洪大,或用瀉火之藥反速其歿。
雲間吳上舍年逾五十,咽喉腫痛,或針出血,神思雖清,尺脈洪數,而無倫次,按之細微如無。餘曰?有形而無痛,陽之類也,當峻補其陰,今反傷其陰血必死,已而果歿。蓋此症乃腎氣虧損,無根之火炎上為患,惟 加減八味丸 料煎服,使火歸源,庶幾可救。
府庠歸雲橋之內,產後患喉痛,服清熱等劑益甚。餘診之,屬膀胱經血虛也,蓋膀胱之內脈上行,至頸而還,用 八珍湯 牡丹皮 柴胡 炒黑 黃柏 ,二劑而愈。
嘉靖辛丑仲,大方憑幾執筆就書,咽喉間偶有痰涎,遂左顧吐之,以未及合而頸骨如摧,莫能轉視,至夜增劇,潛發盜汗,手足麻冷,?起必藉人扶持,稍動則痛連心腹,苦楚萬狀,不可勝數,如是者三四日。得立齋先生視之曰?此怒動肝火,膽得火而筋攣縮。以 六味地黃丸 料加山梔、 柴胡 ,以清肝火生膽血。一劑未竟日,而談笑舉動,一一如常矣。接見賓從,俱以為前日之病者罔也,先生之神妙,類多如此。惜乎,不肖疏怠蹇拙,不能盡述。姑以其親視者,筆之以為明驗耳。吳門晚學生沈大方履文再頓首謹書。
●婦人喉間作痛,兩月後而潰,遍身筋骨作痛,餘以為 楊梅 瘡毒,先以萆 湯,數劑而平,更以四物加萆 、黃 二十劑,諸症悉退。
●彌月小兒,口內患之,後延遍身,年餘不愈。以萆 為末,乳汁調服,母以白湯調服,月餘而愈。餘見《保嬰粹要》。
●男子先患喉痛,複發 楊梅 瘡。用輕粉等劑,愈而複發,仍服前藥,後又大發,上 潰爛,與鼻相通,臂腕數顆,其狀如桃,大潰,年餘不斂,虛症悉見。餘以萆 湯為主,兼以健脾之劑,月餘而安。餘見《外科樞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