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一草亭目科全書

內障治法

內障治法


內障受病,多因瞳神不紅不腫,人不經意,日久不治,便成痼疾。瞳神屬腎,又通膽腑,人身最靈者,惟此瞳神。而人身最重者,惟此腎經,所謂乙癸同源之義也。夫人有陰虛者,有陽虛者。陰虛則水不滋木,少火挾肝木而上炎,肝通眼竅,眼斯病矣。蓋腎經如太極圖也,水火具焉。右腎屬陽水,左腎屬陰水, 甘草 少火居中。少火者陽也,以一陽陷於二陰之中,成乎坎之象,故易謂天一生水也。水火和平,百骸通暢,然脾土非少火不生,肝木非腎水不養,脾氣足自生肺金,肝氣充自培心火,則腎為五臟之源,所謂先天真氣,生身立命,正在此也。故無水者,壯水之主以鎮陽光。無火者,益火之源以消陰翳,非獨治目,諸症可例推矣。此水火乃無形之水火,即先天真陰真陽也,陰虛補陰,陽虛補陽,脈候參之,庶幾勿失。
若水火有虧,瞳神受疾,遂為內障等症。內障者,血少神勞,腎虛也,法當養血補陰,安神明目,須用 加減地黃丸 主之,空心服,兼進 五寶丹 ,飯後服,自獲奇效。或千金磁朱丹,與 石斛夜光丸 ,連服,及後方選用。
六味地黃丸
壯水之主,左尺微弱,補水以配火。
懷地黃(洗蒸曬九次,又煮爛搗膏,八兩) 懷 山藥 (四兩,炒) 山萸肉(去核,四兩,洗蒸慢火炒) 白 茯苓 (去皮屑,凈蒸過曬乾,三兩) 牡丹皮 (去骨,三兩) 光 澤瀉 (去毛,三兩)
俱為末,同 地黃膏 搗勻,加煉蜜為丸,如梧子大,每日空心,用滾水吞三錢,即以美膳壓下。直至腎經,且無泥膈之事。
當歸 、五味、 生地黃 柴胡 ,名 益陰腎氣丸 。(等分)
加枸杞白菊。
八味地黃丸
益火之源,右尺火衰,補火以固本。
六味加制 附子 (一兩) 肉桂 (一兩)
愚以附、桂性烈,用 還少丹 代之,尤妙。
還少丹
滋補腎水,溫養少火,諸虛百損,男婦咸宜,久服卻病延年。
懷地黃(四兩,潤蒸曬九次,竹刀切片,煮搗膏) 甘枸杞(四兩,人乳蒸二次,乘熱同)川 續斷 (二兩,炒) 川牛膝 (二兩,炒) 川 杜仲 (二兩,薑汁炒斷絲) 山萸肉(去核凈,二兩,洗蒸過,曬乾,炒) 遠志 肉(水洗去骨,曬乾,二兩,炒) 石菖蒲 (用小而節密者去毛二兩炒) 楮實 子(揀凈,二兩,炒) 小 茴香 (二兩,炒) 白 茯苓 (去皮木屑,水淘凈,蒸過曬乾,二兩) 懷 山藥 (二兩,蒸炒)
各制就和勻,用棗肉二百枚,搗和,加煉蜜為丸,如梧子大,每日早晚滾湯好,任服任吞五七十丸。此丸久服健筋骨,利關竅,充精血,美顏色,有大滋益,養生至寶。昔仙密授婦人服之,果得高壽,且如童顏。因子不服,鬚髮皓然,筋骨痿軟,時當怒責,一官遙見,拘問女何打父。婦曰?是吾子也,不服吾藥故打之,取方嘆賞,名 打老兒丸 。原系孫真人自龍宮得來,凡腎經補藥,俱可漸加。
加味逍遙散
治鬱怒傷肝,眼目赤澀昏暗,婦人多有之,血虛發熱,口乾自汗,月經不調,腹痛等症大 當歸 洗,一錢) 白芍 藥(炒,一錢) 白 茯神 (去皮,一錢) 白術 (土炒,一錢) 北 柴胡 (炒,一錢) 牡丹皮 (一錢) 蘇 薄荷 (三分) 甘草 (三分) 川 黃連 (三分,用 吳茱萸煎 湯拌炒)
上咀片水煎。古方有梔仁,趙氏恐其傷胃氣,故去之。
歸脾湯
治思慮傷脾,不能攝血,或健忘怔忡,驚悸盜汗,寤而不寐,或心脾作痛,嗜?少食,大便不調,或肢体重痛,月經不調,赤白帶下等症。
人參 (一錢) 白術 (一錢) 茯神 (一錢) 棗仁(一錢) 遠志 (一錢) 歸身(一錢) 黃(一錢) 木香 (三分) 甘草 (三分)
上咀片水煎, 龍眼肉 三個為引。心藏神而主血,肝藏魂而藏血,脾藏意而統血。若思慮俱傷,而血不歸經,故有前症,治以此方,使氣血和暢,補肝實脾。血之散於外者,悉歸中州,而聽太陰所攝矣。
天王補心丹
治心血不足,神志不寧,津液枯竭,健忘怔忡,大便不利,口舌生瘡等症。
人參 (去蘆,一兩) 元參(炒,一兩) 丹參 (炒,一兩) 天冬 (去心,一兩) 麥(去心,一兩) 五味子 (蜜浸蒸,如生用亦可,二兩) 柏子仁 (炒,二兩) 酸棗仁 (炒,二兩) 遠志 肉( 甘草煎 水浸一宿炒,二兩) 白 茯神 (去皮木,二兩) 歸身(洗烘,二兩) 白 桔梗 (炒,五錢) 生地黃 洗薑汁炒,二兩,研,忌器)
上為末,煉蜜為丸,如 椒目 大,白滾湯吞服三錢,?時服。
五寶丹
主開瞽復明,瞳神缺者能圓,陷者能起,突者能平,真至寶也。
夜明沙(水洗極凈曬乾炒) 晚 蠶砂 (揀去土子極凈,炒) 鳳凰退(殼內白衣洗凈,微火焙乾,如焦者不用) 老母鴨肝(水泡切片,新瓦焙乾,忌器) 嫩雄雞肝(制如前)
各為極細末,各等分和勻,每日早晚用調服三錢,服至七日見效。如重者,再服一料自愈。
千金磁朱丹
治神水寬大漸散,昏如霧中行,漸睹空中黑花,又漸睹物成二體,久則光不收,及內障神水淡綠色淡白色者。
磁石 (吸針者,二兩) 辰砂(一兩) 神曲 (四兩)
共三味,先以 磁石 置巨火中 ,淬七次,曬乾,另研極細,水飛候乾二兩,辰砂另研極細,水飛候乾一兩,生 神曲 末三兩,與前藥和勻,更以 神曲 末一兩,水和作餅,煮浮為度,摻入前藥內,煉蜜為丸,如梧子大,每服二十丸,加至三十丸,飯湯送下,空心服。
上方以 磁石 辛酸寒,鎮墜腎經為君,令神水不外移也,辰砂微甘寒,鎮墜心經為臣。肝其母,此子能令母實也。肝實則目明, 神曲 辛溫甘,化脾胃中宿食為佐。生用者發其生氣,熟用者斂其暴氣也。服藥後,俯視不見,仰視漸睹星月者,此其效也。亦治心火乘金,水衰反制之病,久病屢發者,服之則永不更作,空心服,午前更以 石斛夜光丸 主之。
石斛夜光丸
治症上同。
天門冬 (去心焙,二兩) 揀 人參 (二兩) 菟絲子(煮制研,七錢五分) 五味子 (炒,五錢) 麥門冬 (去心焙,一兩) 杏子 仁(泡去皮尖,七錢五分) 白 茯苓 (去皮,二兩) 枸杞子 (七錢五分) 川牛膝 (七錢五分) 生地黃 (一兩) 熟地黃 (一兩) 家白菊(七錢五分) 白 蒺藜 (五錢) 金 石斛 (五錢) 肉蓯蓉 (五錢洗去浮甲) 真 川芎 (五錢) 中 甘草 (五錢,炒)
枳殼 (去?面炒,五錢) 懷 山藥 (七錢五分) 青葙子 (五錢,炒) 直 防風 (五錢) 川 黃連 (五錢,炒) 草決明(七錢五分) 羚羊角 (鎊末,五錢) 烏 犀角 (鎊,五錢)
上二十五味制末,煉蜜為丸,如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溫 鹽湯 任下。
上方滋補藥也,補上治下,利以緩,利以久,不利以速也。故君以 天冬 人參 、菟絲之通腎安神,強陰填精也。臣以五味、麥 杏仁 茯苓 、枸杞、 牛膝 、地黃之斂氣除濕,涼血補血也。佐以 菊花 蒺藜 石斛 、蓯蓉、 川芎 甘草 枳殼 山藥 、青葙之療風治虛,益氣祛毒也。使以 防風 黃連 、草明、羚羊、烏犀之散滯瀉熱,解結明目也。陰弱不能配陽之病,並宜服之,此從則順之治法也。
熊膽丸
觀音治眼方,載《藏經》。一人患目翳障遮睛,諸醫不效,自念惟佛可救,於是禮佛甚謹,夜夢皂衣人告曰?汝要目明,當服 熊膽丸 ,俱在《藏經》。後根據方修制服之,旬日目明,眸子瞭然,即治人目疾多愈。
熊膽 (一分) 川 黃連 (一兩五錢) 密蒙花 (一兩五錢) 防風 (一兩五錢) 川 羌活 (一兩五錢) 龍膽 草(一兩) 地骨皮 (一兩) 蛇蛻 (一兩) 木賊 草(一兩) 仙靈脾(一兩) 旋復花 (五錢) 瞿麥 (五錢) 白 菊花 (五錢) 麒麟竭(一錢) 蔓荊子 (一合) 蕤仁 (三錢五分)
俱為細末,以羯 羊肝 一具,煮其半,焙乾入藥,取其半生者,去筋膜,研爛入藥,杵而丸之,梧子大,飯後 米飲 下三十丸。諸品修制,唯 木賊 去節, 蕤仁 用肉, 蔓荊子 水淘, 蛇蛻 炙雲。
烏龍丸
呂仙翁治眼方。一人性喜雲水,見必邀款小閣,供奉純陽像,奉事甚謹。一日有客,方袍入,語曰?汝目昏多淚,當服 烏龍丸 可愈。於是根據方治藥服之,月餘目復明矣。夜能視物,年至九旬,耳目聰明,精神如壯。
生地黃 熟地黃 (惟出懷慶者佳) 川花椒(出四川閉口者勿用)
三味各等分為末,煉蜜為丸,如梧子大,空心鹽米湯吞五十丸,竟可常服。
報恩丸
一官治罪囚出活之後,囚因病死矣。官患目疾,為內障所苦,喪明年餘,適夜半獨坐嘆息,聞階下 之聲,官問為誰,答曰?是昔蒙活囚,今來報恩,乃告一方。
黃連 (一兩) 白 羊肝 (一具,去筋膜,忌器)
以連末和肝於沙盆內,研令極細,丸如梧子大,每服以滾水下三十丸,連作五劑。言訖忽不見,於是修服,數日復明矣。凡目疾皆可治,忌 豬肉 冷水雄雞。
孝感丸
一人父歿,奉母周游四方,事母盡孝。淳熙中寓秦州,因患赤眼食,遂成內障,諸醫無效。素解暗誦般若經,出丐市裡,所得錢持歸母,凡歷五載。忽夜夢一僧,長眉大鼻,托一缽,缽中有水,令掬以洗眼,復告之曰?汝此去當服 羊肝丸 也。意其為佛,拜乞其方,僧遂以授之。
夜明砂 (洗凈) 當歸 (灑洗) 木賊 (去節) 蟬蛻 (去足)
各一兩,共研為末,用黑 羊肝 四兩,水煮爛,搗如泥,入藥拌和,又搗丸如梧子大,食後滾水下五十丸。服之百日復明,與其母還鄉,母亡棄家遂入道矣。後竟仙去。
三奇丸
治內障等症。
熟地黃 (九制) 麥門冬 (去心) 車前子 (去殼)
各等分為末,煉蜜為丸,如梧子大,食前服,用滾水下五十丸。
一子丹
葛仙翁治赤眼翳膜等症。
訶子 (一枚)
以蜜磨點目中。
二百 花草膏
蜂採百花,羊食百草。
用羯 羊膽 灌入好蜜攪勻,線系縛蒸過,懸風處候乾,入瓶點目。
一人患目,服 黃柏 知母 之類,更加便血,何也。曰?此脾虛不能統血,肝虛不能藏血也,當用 補中益氣湯 ,吞 六味地黃丸 ,果愈。
補中益氣湯
治勞倦傷脾,中氣不足等症。
黃 (一錢五分,蜜炙) 人參 (去蘆,一錢) 甘草 (一錢,炙) 歸身(洗,一錢) 白術 (土炒,一錢) 陳皮 (去白,五分) 升麻 (三分) 柴胡 (三分)
上咀片,薑棗水煎服。
一富家子,忽病視正物皆以為斜,凡物必更移令斜,自以為正。其父求醫,一醫留其子,盛達旦醒,遺之歸家。前日斜視之物,皆理正矣。父母躍然而喜,往謝問方何神效如此也,醫曰?令郎無病,是醉中常閃倒肝一葉,搭於肺上,不能下,故視正為斜。今夏飲之,醉則肺脹,展轉之間,肝亦隨下矣,藥安能治之哉。
一孕婦忽然視物不明,目昏作痛。此因胎熱傷肝,毒瓦斯上沖,或外傷內熱,內食炙 性熱之物,以 菊連湯 主之,或 金液湯 治之,無不效也。
菊連湯
治婦人胎風眼。
防風 (一錢) 荊芥 穗(五分) 家白菊(五分) 蟬蛻 (五分) 連翹 (六分) 枯 黃芩 (七分,炒) 川 黃連 炒,三分) 梔仁(炒黑,六分) 牛蒡子 (炒研,五分) 大 當歸 洗,八分)真 川芎 (五分) 白芍 炒,八分) 懷地黃(生用,一錢)
上咀片, 生薑 一片,燈心一丸為引,熱服。
一乳婦因悸而病,既愈,目張不得瞑,醫曰?煮鬱李飲之,使醉即愈。所以然者,目絲內連肝膽,恐則氣結,膽沖不下,鬱李能去結,隨入膽,結去膽下,目能明矣。以 一醉飲
一醉飲
鬱李仁 (泡去皮,三錢)
一瓶煮熟,飲之果驗。
一婦人年四十餘,兩目昏昧,咳嗽頭痛,粗工罔效。一醫診脈皆細弱,脾部尤近弦弱,曰脾虛也。東垣雲?五臟六腑,皆稟受脾土,上貫於目,脾虛則五臟精氣,皆失所司,不能歸明於目矣。邪逢其身之虛,隨眼絲入於腦,則腦鳴而痛心者,君火也,宜靜。相火代行其令,勞役運動,則妄行,侮其所勝,故咳嗽也。不理脾養血,而以苦寒治眼,是謂治標不治本也。症脈既詳,方從意立,醫者意也,因取曰 如意飲
如意飲
人參 (一錢五分) 黃 (一錢五分) 麥(去心,一錢) 貝母(一錢) 歸身(八分) 陳皮 (五分) 川芎 (五分) 黃芩 (四分) 家菊(五分) 麥芽 (四分) 甘草 (三分)
上煎服二劑,前症悉除。
一婦人患爛弦風眼,用 覆盆子葉 ,旋採以手揉碎,入口中咀嚼,而留汁滓於小竹筒內聽用,取皂紗蒙眼,用筆畫雙眸於紗上,然後滴藥汁漬眼下弦,轉盼間蟲出紗外,以數十計,其狀如絲,色赤而長。復用前法滴上弦,又得蟲數十,兼服消風清熱活血之劑,遂獲全愈矣。
覆盆葉(能去眼弦爛蟲) 覆盆子 (能治目暗不見物,冷淚浸淫及青盲等症) 覆盆子 草(多取曬乾,用時搗令極爛,薄綿裹之,以人乳浸之,如人行八里九里,用以點目中,即仰面而?,不過三四日,視物如童,但忌面油,蓋治目妙品也)
一人患赤目腫痛,脾胃虛弱,飲食難進,診其脈,肝盛脾弱,如服涼藥以治肝,則損脾。飲食愈難進,服暖藥以益脾,則肝愈盛而加病。何以治之?乃於溫平藥中,倍加 肉桂 ,不得用茶常啜,恐傷脾也。蓋 肉桂 殺肝而益脾,故一治兩得之,傳曰?木得桂而槁也。
一人久患目盲,有白翳遮睛,服藥罔效,蓋此眼緣熱藥過多,乃生外障,視物不明,彼皆以為肝損腎虛,補其肝腎,則眼愈盲,治以 救苦丹 ,一月目明。
救苦丹
豬膽 一個,微火用銀銚內煎 成膏 ,候冷,入 冰片 末二三釐,點入眼中,漸覺翳輕。又將 豬膽 白膜皮曬乾,合作小繩如釵,火燒灰存性,點翳,甚者亦能治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