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麻疹備要方論

妊娠出疹

分論麻疹始終雜症

發熱


麻疹非熱不出,然有微熱,有壯熱,有乍熱潮熱復熱之不同。微熱者熱輕而不壯,惟初起為宜。正出之時,熱不可微,微則不能透表,將沒及沒後見此,為疹毒已盡,不須服藥。壯熱者經日不退,正出時是為正候。若初起壯熱,直至已出不少減,其症必重。沒時壯熱不退,尤為不宜,急當用藥清解,熱退神安,方可無慮。然亦有沒後壯熱,口乾唇燥,昏睡沉沉,服清涼解毒之藥,熱退身冷如,少時又復大熱,再投以芩、連之類,全無應效。而且面色青慘,喉作雞聲,頭搖目泛,氣喘神昏,此為中氣虛寒,浮陽外越,有不得終日之勢。非大辛大熱之品,不足以沖開寒痰反真陽於內府,速用 熟附湯 ,或加 肉桂 胡椒 炮薑 之類,接用 附子理中湯 ,合六味丸料,去 澤瀉 、丹皮,加 枸杞子 、破故紙,庶使寒消陽復,風熄痰平,再加棗仁、 白芍 五味子 ,以斂其陰,所謂甘溫能除大熱,正此意也。有熱數日止,過數日又熱,或一日間早熱午涼,中熱暮止,均為乍熱,未出時見之,毒邪難透,宜疏散,正出時見之,恐毒攻內,宜疏托。若沒後乍熱,毒邪未盡,當涼解分利。又有一日一度,如潮水之信,來不失期曰潮熱。初時必無此症,出盡及沒後,氣血兩虛,營衛之行,失其常度,故熱應時而作,宜益陰退陽,乃為正治。復熱者熱已退而複發,亦沒後有之,是餘毒未盡,治宜涼解總之疹子出透,其熱當減。倘仍大熱者,宜 化毒清表湯 ,疹已收沒而身熱者,宜 柴胡清熱飲

身冷


麻疹屬火,身宜溫暖,今反身冷如,未出正出時見之,最為逆候。正沒及沒後有此,屬氣血大虧,脾胃將壞,當行溫補,或可得生。

咳嗽


疹喜咳嗽,咳多則毛竅開而易出,故先時以嗽為吉,若初熱三日中咳,至四五日仍不見咳,便非疹候,初時咳少,則腠理秘密,而疹不出,當於發散藥中加 半夏 ,以助其咳。
又有乾咳,連咳不斷者,此為火旺,肺金受克,必須清肺降火,佐以升發,初起 升麻葛根湯 ,加 前胡 桔梗 、蘇梗、 杏仁 ,沒後用 清金寧嗽湯 。但疹後旬日內,尚宜有嗽,所遺餘毒,須假嗽而散,此頓出頓入之勢,切不可見嗽多而治嗽也。

氣喘


喘為惡候,麻疹濃為不宜,喘者開口而作,胸肋高疊,起止不定是也。當分虛實施治,虛者小便清利,大便溏瀉,唇白身不甚熱,絕無火證又非外邪,必皆氣脫之候。此非六氣,煎 貞元飲 ,必不可也。實者大便堅結,小便赤澀,熱重不退,初出未透無汗,用麻杏石甘湯,已出用 清氣化毒飲 ,或 如神定喘湯 亦佳。大抵未出而喘者可治,已出並沒後喘者,多不可救。

氣促


氣來急迫,呼吸緊而不和,是屬肺病。蓋肺為五臟 華蓋 ,主氣出入,一經毒火熏灼,失其清肅之權,則氣不清,因致急促,見於未出正出之時,治宜疏托,甚至 聲鳴,速為清痰降火,十中可救二三。若見於正沒,沒後亦宜清火保金。倘見風沒早,毒火內攻,並見 ,可不必治。

嘔吐


麻疹嘔吐,是胃中毒火,不能發泄,鬱而上攻,須以 竹茹石膏湯 ,和中清熱,其吐自止。若吐清涎白沫,亦胃火內逼,津液上泛,又有吐出如藥者,有吐出成塊者,皆宜降火消痰,用花粉、貝母、甘桔、芩連、 杏仁 、桑皮、麥之類,南星、 半夏 等燥藥,又不可妄用。

吐下蛔蟲


蟲之吐下,見於將出正出之間,因胃中有熱,膈上有痰,蟲不能安,所以吐而下也。
正沒沒後犯此,是熱重不納食,蟲無所養,思食而出,若過十餘條,則有蟲厥之變。初熱吐蟲者,是脾胃虧虛,疹必難出,大非所宜。沒後下蟲,乃胃熱未清,熱退自愈。

煩渴


凡麻疹煩渴者,乃毒火壅甚也,心為熱擾,神志不得安然,故嘈雜而煩,胃因熱鬱,津液被火爍耗,故口乾而渴。初出用 升麻葛根湯 ,加麥、花粉,已出用 白虎湯 ,沒後用 竹葉石膏湯 。若煩至乾燥,渴無已時,則亦難矣。

譫妄


譫妄一症,乃真氣昏昧,神識不清所致。夫心藏神而主火,病則熱氣歸焉。麻疹胃中熱甚,上乘於心,心為熱冒,則神明昏亂,而言無倫次,遂成譫妄之語。未出宜 三黃石膏湯 治之,已出用 黃連解毒湯 治之。

發搐


麻症發搐,不可以急驚風同論。初熱見形之時,熱勢勃勃,周身氣擾動筋絡,遂抽搐,無甚大害,只宜疏散,加以清涼。若沒後壯熱不除,忽作搐者,宜 導赤散 ,加 人參 、麥,送七味 安神丸 。小便清者可治,短少者難治。如見多痰,或用 抱龍丸 ,或以 四物湯 ,加麥、棗仁、 淡竹葉 龍膽 草、 甘草 黃連 茯苓 、辰砂、 石菖蒲 之類。

飲食


凡出疹不思飲食,此胃為邪氣所侵,或三四日,或五六日,亦無妨。切不可因其不食,著意治之,只宜清胃火,疹子出盡,自能漸進谷食。若麻後血虛脾弱,不思食者,宜 四物湯 ,加 麥芽 神曲 治之。如欲飲水者,可少少與之,則毒瓦斯隨之漸解。蓋疹為實熱,自初至末,必皆喜飲涼水,此不必禁。

目疾


凡疹初熱未出,眼光如水,此為正候。若眼多眵淚,乃肝脾有火,無分前後,總宜清熱。未出時白珠赤肺有熱也,疹出自解。沒後白珠仍赤,亦肺火未盡,宜清肺瀉火。若沒後不避風寒,以致眼眶紅爛流淚,速宜疏風解毒。若延遲不治,則有終身之患。若沒後餘毒入目,翳膜遮睛,或成珠目眼,用孫氏 洗肝散 。又斑瘡入目生翳障,用 通神散
餘毒壞目,用明目方。

鼻症


鼻為肺竅,肺氣清則疹易出。若鼻乾無涕,臟腑熱極,塞而不通,前後見之,皆為重症,或暫涕暫無,或先無涕,熱退清涕即來。或因熱鼻眵乾結,似無涕者,此皆熱毒閉塞,速為清熱解毒,得嚏涕鼻通,毒即解矣。若毒火上沖,肺氣載血上行,則為鼻衄。
然衄中有發散之義,以毒從衄解,不須止,但不可太過,過則血脫而陰亡也。如衄甚者,外用 發灰散 吹入鼻中,內服 犀角地黃湯 ,其血可止。又有鼻扇者,肺將絕也,一見喘滿痰鳴,便不能治,若咽清不喘,精神如故,治以潤肺清痰,庶危者猶可望其生也。

口舌牙喉病


凡麻症口臭,是火毒積於腸胃,若其人平日已然,又不以此論,只清胃降火,口臭自平。若見唇口破裂,知為心脾二經熱毒上沖,初起色紅血活,用清涼加以疏托,尚可 解散 。如見紫黑枯燥,血已凝滯,遂不易治。
沒後見此,則心脾已敗,必不免於危亡。若唇生瘡,亦屬胃熱,每日用米泔水溫洗十餘次,漸次消解。至於舌乃心之苗,舌苔薄熱亦輕,舌苔濃熱亦重,或生瘡蕈,白屑腫痛,皆心火炎灼,懼宜清涼疏利治之。惟黑苔枯燥起刺,火亢而兼水化,則胃敗矣。凡出疹之先,或有胃火,及出疹之後,餘毒不散,熱毒積聚於牙齦,若不知早為解毒,多變走馬疳症。又有熱重切牙者,此陽隱於陰,必多渴而手足俱熱,喜飲冷水,宜滋陰降火。如食辛辣助熱之物,必致下血,咽痛痰響而死。蓋熱毒上攻咽喉,輕則腫痛,重則湯水難下,最為可慮。表邪鬱遏疹毒,不能發舒於外,而咽喉腫痛者,元參 升麻湯 主之。里熱壅盛,疹已發於外,而咽喉作痛者, 涼膈消毒飲 主之。若熱毒閉塞肺竅,以致失音,初出用元參 升麻湯 ,已出用 加減涼膈散 ,沒後宜 兒茶散 主之。

論汗


凡出疹最喜有汗,有汗則腠理開通,毒從汗解,但不可太過。如汗太多,用 人參白虎湯 ,或合 黃連解毒湯 治之。若皮膚乾燥無汗,閉而難出,或致內攻,為腹脹氣急等症。
此外為風寒所折,夏用輕劑宣發肌表,春用重劑升散寒邪。如果屬火熱,閉鬱無汗,必唇紅破裂,二便結澀,渾身脹痛,多致喘促, 痰鳴,速用寒涼,清肺降火,俾肌表透達而有汗,疹即隨汗而盡出於外,後可無餘毒,不然即成敗症,故麻症始終以微汗為吉。

腹痛


麻症腹痛,由於食滯凝結,熱毒不能宣發於外,故有時曲腰啼叫,兩眉頻蹙,須用 加味平胃散 治之。若不因食積,全是熱毒內結,治宜疏托,使疹子盡出,痛自止矣。沒後見此,又宜清涼解毒,使毒內消,痛亦隨減。

泄瀉


麻本火候,大便溏瀉,黃褐色為正。初熱正出時,下利數次,毒瓦斯得泄,但不宜多,久久則脾氣下陷。毒難發越,後恐變痢,初起作瀉者,以 升麻葛根湯 ,加赤苓、 豬苓 澤瀉 主之。已出作瀉者,以 黃連解毒湯 主之。若水瀉黃色有沫,小便赤,唇燥口乾,乃毒熱移入腸胃,傳化失常,亦宜清涼利水,俱不可用溫熱之劑。如自利不止,水瀉頻數,最為惡候。若疹子稠密,或紫紅色,則又無妨。蓋以毒在大腸,非瀉不解,宜 平胃散 黃連 葛根 連翹 以解之。疹子發透,自然瀉止。有沒後仍不止者,此未出盡,再用前藥,倍 連翹 黃連 ,加 木通 澤瀉 牛蒡子 分利之,切勿治以固澀,致腹脹痞滿,喘急不治。景岳以為瀉利一症,果由疹毒,固不可以溫補,若其人脾氣本弱,或過用寒涼之藥,或誤食生冷,致傷脾胃,而為泄瀉者,雖曰由疹而發,而實非疹毒之病矣。但察其無熱症熱脈,而兼色白氣餒者,便宜 溫胃飲 五君子煎 胃關煎 之類主之。若執謂疹毒不可溫,則無不危矣。

痢疾


麻疹作痢,謂之夾疹痢,因毒熱未解,移於大腸所致。有腹痛欲解,或赤或白,或赤白相兼者,悉用清熱導滯湯主之。若見痢色紫黯,或如癰膿,屋漏水,雞肝色, 黑豆 汁,氣喘燥渴,發呃不食,皆不可治。若麻出之時,曾作瀉痢,未經清解,至沒後變成休息痢,里急後重,晝夜無度,此餘毒留於大腸,須分虛實用藥。實者 三黃丸 利之,虛者 香連丸 和之,再以 黃芩湯 養血行氣,血和則便膿自愈,氣行則後重自除,正此謂也。

大小便閉


麻疹大便閉者,乃火邪留結大腸,結而不解,致毒內攻,故無論前後,即與潤利無妨。小水赤澀者,初起正出時為正候,若見於正沒及沒後,為遺毒不散,宜用 導赤散 治之。如仍不通,或因大便閉結所致,通其大便,小便自利。

沉睡


凡麻疹熱輕,神安氣安,醒睡如常吉也。設當發熱正出之時,昏昏沉睡,必是火邪內鬱,未透於表,速宜勝藥宣發,佐以清熱,免致後患。若正沒及沒後見此,又是熱退神清,多睡以養元復元氣,不為害也。倘昏睡不省人事,不知痛癢,或似睡非睡等症,皆在不治。又有一等面腫目閉者,乃脾經火旺,治以瀉黃利水,火退,目閉自開。

麻疳


麻後發熱成疳,初時夜間身熱自汗即退,或日晡時面紅神倦嗜?,微熱得汗稍解,日復如是,宜早為施治,用 黃連解毒湯 主之。倘延遲失治,或四五十日、或百日、或一二年,形體日瘦,腹膨泄瀉,不可救藥。

妊娠出疹


凡婦人懷胎出疹,不可與尋常同論,須以安胎清熱為主,使胎無犯,而麻易沒也,宜 四物湯 ,加條芩、 白術 艾葉 砂仁 。如胎氣上沖,急用苧根、 艾葉 煎湯,磨 檳榔 少許,服之即安。

蓋痘疹


凡小兒出痘方愈,隨即出疹,名蓋痘疹。因痘後餘毒未盡,更兼不戒口腹,外感風寒,以致遍身出疹,色赤作癢,如如 粟米 ,漸成雲片,宜 加味消毒飲 ,疏風清熱,疹即愈矣。

癮疹


癮疹者,發必多癢,色則紅赤,隱隱於皮膚之間,乃心火灼於肺金,又兼外感風濕,先用加減 羌活散 疏風散 濕,繼以 加味消毒飲 ,清熱解毒,表裡清而疹自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