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湯液本草

《湯液本草》序二

《湯液本草》序二


神農嘗百草,立九候,以正陰陽之變化,以救性命之昏札,以為萬世法,既簡且要。殷之伊芳尹宗之,倍於神農,得立法之要,則不害為湯液。漢張仲景廣之,又倍於伊芳尹,得立法之要,則不害為確論。金域潔古老人派之,又倍於仲景,而亦得盡法之要,則不害為奇註。潔古倍於仲景,無以異仲景之倍於伊芳尹,仲景之倍於伊芳尹,無以異伊芳尹之倍於神農也。噫!宗之,廣之,派之,雖多寡之不同,其所以得立法之要,則一也。觀潔古之說,則知仲景之言,觀仲景之言,則知伊芳尹之意,皆不出於神農矣。所以先《本草》,次《湯液》,次《傷寒論》,次《保命書》,缺一不可矣。成無己《明理方例》雲?“自古諸方,歷歲浸遠,難可考憑,仲景方最為眾方之祖。”是仲景本伊芳尹之法,伊芳尹 本神 農之方,醫帙之中,特為縝細,參合古法,不越毫末,實大聖之所作也。文潞公《藥準》雲?“惟仲景為群方之祖也。”昔唐宋以來,得醫之名者,如王叔和、葛洪、孫思邈、範汪、胡洽、朱奉議、王朝奉、錢仲陽、成無己、陳無擇輩,其議論方,定增減變易,千狀萬態,無有一毫不出於仲景者。金域百有餘載,有潔古老人張元素,遇至人傳祖方不傳之妙法,嗣是其子雲岐子張璧、東垣先生李杲明之,皆祖長沙張仲景《湯液》,惜乎,世莫能有知者。予受業於東垣老人,故敢以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