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奇效簡便良方

東垣先生用藥心法

東垣先生用藥心法

隨證治病藥品


如頭痛,須用 川芎 。如不愈,各加引經藥?太陽, 川芎 ;陽明, 白芷 ;少陽, 柴胡 ;太陰,蒼術;少陰, 細辛 ;厥陰, 吳茱萸
如頂巔痛,須用 本,去 川芎
如肢節痛,須用 羌活 ,去風濕亦宜用之。
如腹痛,須用芍藥,惡寒而痛,加桂;惡熱而痛,加 黃柏
如心下痞,須用 枳實 黃連
如肌熱及去痰者,須用 黃芩 。肌熱,亦用黃 。
如腹脹,用薑制濃樸(一本有芍藥)。
如虛熱,須用黃 ,止虛汗,亦用。
如脅下痛,往來潮熱,日晡潮熱,須用 柴胡
如脾胃受濕,沉困無力,怠惰好?,去痰,用 白術
如破滯氣,用 枳殼 ,高者用之。夫 枳殼 者,損胸中至高之氣,二三服而已。
如破滯血,用 桃仁 蘇木
如去痰,須用 半夏 。熱痰,加 黃芩 ;風痰,加南星;胸中寒痰、痞塞,用 陳皮 白術 ,多用則瀉脾胃。
如腹中窄狹,須用蒼術。
如調氣,須用 木香
如補氣,須用 人參
如和血,須用 當歸 ,凡血受病者,皆當用 當歸 也。
如去下焦濕腫及痛,並膀胱有火邪者,必須 防己 、草 龍膽 黃柏 知母
如去上焦濕及熱,須用 黃芩 ,瀉肺火故也。
如去中焦濕與痛熱,用 黃連 ,能瀉心火故也。
如去滯氣用 青皮 ,勿多服,多則瀉人真氣。
如渴者,用乾葛、 茯苓 ,禁 半夏
如嗽者,用 五味子
如喘者,用 阿膠
如宿食不消,須用 黃連 枳實
如胸中煩熱,須用 梔子 仁。
如水瀉,須用 白術 茯苓 、芍藥。
如氣刺痛,用 枳殼 ,看何部分,以引經藥導使之行則可。
如血刺痛,用 當歸 ,詳上下,用根梢。
如瘡痛不可忍者,用寒苦藥,如 黃柏 黃芩 ,詳上下,用根梢,及引如眼痛不可忍者,用 黃連 當歸 身,以浸煎。
如小便黃者,用 黃柏 ;數者、澀者,或加 澤瀉
如腹中實熱,用 大黃 芒硝
如小腹痛,用 青皮
如莖中痛,用生 甘草梢
如驚悸恍惚,用 茯神
如飲水多,致傷脾,用 白術 茯苓 豬苓
如胃脘痛,用草 豆蔻
凡用純寒、純熱藥,必用 甘草 ,以緩其力也。
寒熱相雜,亦用 甘草 ,調和其性也。中滿者禁用。經雲?中滿者勿食甘。

用藥凡例


凡解利傷風,以 防風 為君, 甘草 白術 為佐。經雲?辛甘發散為陽。風宜辛散, 防風 味辛及治風通用,故 防風 為君, 甘草 白術 為佐。
凡解利傷寒,以 甘草 為君, 防風 白術 為佐,是寒宜甘發也。或有別證,於前隨證治病藥內選用,分兩以君臣論。
凡眼暴發赤腫,以 防風 黃芩 為君,以瀉火;以 黃連 當歸 身和血,為佐;兼以各經藥用之。
凡眼久病昏暗,以 熟地黃 當歸 身為君;以 羌活 防風 為臣; 甘草 甘菊 之類為佐。
凡痢疾腹痛,以 白芍 藥、 甘草 為君; 當歸 白術 為佐。下血先後,以三焦熱論。
凡水瀉,以 茯苓 白術 為君,芍藥、 甘草 為佐。
凡諸風,以 防風 為君,隨治病為佐。
凡嗽,以 五味子 為君;有痰者,以 半夏 為佐;喘者,以 阿膠 為佐;有熱、無熱,以 黃芩 為佐,但分兩多寡不同耳。
凡小便不利, 黃柏 知母 為君, 茯苓 澤瀉 為佐。
凡下焦有濕,草 龍膽 防己 為君, 甘草 黃柏 為佐。
凡痔漏,以蒼術、 防風 為君, 甘草 、芍藥為佐。詳別證加減。
凡諸瘡,以 黃連 當歸 為君, 甘草 黃芩 為佐。
凡瘧,以 柴胡 為君,隨所發時所屬經,分用引經藥佐之。
以上,皆用藥之大要。更詳別證,於前隨證治病藥內,逐旋加減用之。

東垣報使


太陽? 羌活 ,下 黃柏
陽明? 白芷 升麻 ,下 石膏
少陽?上 柴胡 ,下 青皮
太陰? 白芍 藥。
少陰? 知母
厥陰? 青皮 ,上 柴胡
小腸膀胱屬太陽, 本 羌活 是本方。
三焦膽與肝包絡,少陽厥陰 柴胡 強。
陽明大腸兼足胃, 葛根 白芷 升麻 當。
太陰肺脈中焦起, 白芷 升麻 蔥白 鄉。
脾經少與肺經異, 升麻 芍藥白者詳。
少陰心經 獨活 主,腎經 獨活 加桂良。
通經用此藥為使,更有何病到 膏肓

諸經嚮導(缺)

制方之法


夫藥有寒熱溫涼之性,酸苦辛咸甘淡之味。各有所能,不可不通也。藥之氣味,不比同時之物,味皆咸,其氣皆寒之類是也。凡同氣之物必有諸味,同味之物必有諸氣。互相氣味,各有濃薄,性用不等。制其方者,必且明其為用。經曰?味為陰,味濃為純陰,味薄為陰中之陽;氣為陽,氣濃為純陽,氣薄為陽中之陰。然,味濃則泄,薄則通;氣薄則發泄,濃則發熱。又曰?辛甘發散為陽,酸苦涌泄為陰;鹹味涌泄為陰,淡味滲泄為陽。凡此之味,各有所能。然辛能散結、潤燥;苦能燥濕、堅軟;咸能軟堅;酸能收緩收散;甘能緩急;淡能利竅。故經曰?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心苦緩,急食酸以收之;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肺苦氣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其氣也。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心欲軟,急食咸以軟之;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凡此者,是明其氣味之用也。若用其味,必明其氣之可否;用其氣,必明其味之所宜。識其病之標本、臟腑、寒熱、虛實、微甚、緩急而用其藥之氣味,隨其證而制其方也。是故方有君臣、佐使、輕重、緩急、大小、反正逆從之制也。
主治病者為君,佐君者為臣,應臣者為使。用此隨病之所宜,而又贊成方而用之。
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君二臣六,偶之制也。去咽嗌近者奇之,遠者偶之。汗者不奇,下者不偶。補上治上,制之以緩;補下治下,制之以急。急者氣味濃也,緩者氣味薄也;薄者少服而頻食,濃者多服而頓食。
又當明五氣之鬱?木鬱達之,謂吐,令條達也;火鬱發之,謂汗,令疏散也;土鬱奪之,謂下,令無壅滯也;金鬱泄之,謂解表,利小便也;水鬱折之,謂制其沖逆也。通此五法,乃治病之大要也。

用藥各定分兩


為君者最多,為臣者次之,佐者又次之。藥之於證,所主同者則等分。

用藥酒洗曝乾


黃芩 黃連 黃柏 知母 ,病在頭面及手梢皮膚者,須用炒之。借力以上騰也。咽之下、臍之上,須洗之。在下生用。大凡生升、熟降。 大黃 須煨,恐寒則損胃氣。至於川烏、 附子 須炮,以制毒也。 黃柏 知母 ,下部藥也,久弱之人,須合用之者,浸,曝乾,恐寒傷胃氣也。 熟地黃 洗亦然。 當歸 浸,曝,發散之意也。

用藥根梢身例


凡根之在土者,中半以上,氣脈之上行也,以生苗者為根;中半以下,氣脈之下行也,入土以為梢。病在中焦與上焦者,用根;在下焦者,用梢。根升而梢降。大凡藥根有上中下?人身半以上,天之陽也,用頭;在中焦用身;在身半以下,地之陰也,用梢。述類象形者也。

用丸散藥例


仲景言?銼如麻豆大,與 咀同意。夫 咀,古之制也。古者無刃,以口咬細,令如麻豆,為粗藥。煎之,使藥水清,飲於腹中則易升易散也,此所謂 咀也。今人以刀器銼如麻豆大,此 咀之易成也。若一概為細末,不釐清濁矣。經雲?清陽發腠理,濁陰走五臟,果何謂也?又曰?清陽實四肢,濁陰歸六腑。 咀之藥,取汁易行經絡也。若治至高之病,加煎。去濕,以 生薑 ;補元氣,以 大棗 ;發散風寒,以 蔥白 ;去膈上痰,以蜜。細末者,不循經絡,止去胃中及臟腑之積。氣味濃者白湯調,氣味薄者煎之,和渣服。去下部之疾,其丸極大而光且圓;治中焦者,次之;治上焦者,極小。稠麵糊,取其遲化,直至下焦。或、或,取其收其散之意也。犯 半夏 、南星,欲去濕者,以 生薑 汁。稀糊為丸,取其易化也;水浸宿,炊餅,又易化; 滴水丸 ,又易化。煉蜜丸者,取其遲化而氣循經絡也。 蠟丸 者,取其難化,而旋旋取效也。大抵湯者“盪”也,去大病用之;散者“散”也,去急病用之;丸者“緩”也,不能速去之,其用藥之舒緩而治之意也。

升合分兩


古之方劑,錙銖分兩,與今不同。謂如 咀者,即今銼如麻豆大是也。雲一升者,即今之大白盞也。雲銖者,六銖為一分,即二錢半也;二十四銖為一兩也;雲三兩者,即今之一兩;雲二兩,即今之六錢半也。料例大者,只合三分之一足矣。

君臣佐使法


帝曰?方制君臣何謂也?岐伯曰?主病之謂君,佐君之謂臣,應臣之謂使,非上中下三品之謂也。帝曰?三品何謂?曰?所以明善惡之殊貫也。
凡藥之所用者,皆以氣味為主。補瀉在味,隨時換氣。主病者為君,假令治風者, 防風 為君;治上焦熱, 黃芩 為君;治中焦熱, 黃連 為君;治濕, 防己 為君;治寒, 附子 之類為君。兼見何證,以佐使藥分治之。此制方之要也。《本草》說,上品藥為君,各從其宜也。

治法綱要


《氣交變論》雲?夫五運之政,猶權衡也。高者抑之,下者舉之,化者應之,變者復之。此生長化成收藏之理,氣之常也。失常則天地四塞矣。失常之理,則天地四時之氣,無所營運。故動必有靜,勝必有復,乃天地陰陽之道也。假令,高者抑之,非高者固當抑也,以其本下,而失之太高,故抑之而使下。若本高,何抑之有?假令下者舉之,非下者固當舉之也,以其本高,而失之太下,故舉而使之高。若本下,何舉之有?
如仲景治表虛,制 桂枝 方? 桂枝 ,味辛熱,發散,助陽,體輕,本乎天者親上,故 桂枝 為君,芍藥、 甘草 為佐。陽脈澀、陰脈弦,法當腹中急痛,制 小建中湯 方?芍藥,味酸寒,主收,補中,本乎地者親下,故芍藥為君,桂、 甘草 佐之。一則治表虛,一則治里虛,各言其主用也。後之用古方者,觸類而長之,不致差誤矣。

藥味專精


至元庚辰六月,許伯威年五十四,中氣本弱,病傷寒八九日,醫者見其熱甚,以涼藥下之,又食
三、四枚,痛傷脾胃,四肢冷,時發昏憒。予診其脈,動而中止,有時自還,乃結脈也。心亦悸動,吃噫不絕,色變青黃,精神減少,目不欲開,倦?,惡人語笑,以 炙甘草湯 治之。成無己雲?補可去弱。 人參 大棗 之甘,以補不足之氣; 桂枝 生薑 之辛,以益正氣。五臟痿弱,榮衛涸流,濕劑所以潤之。麻仁、 阿膠 麥門冬 、地黃之甘,潤經益血,復脈通心是也。加以 人參 桂枝 ,急扶正氣, 生地黃 減半,恐傷陽氣。銼
一、兩劑,服之不效。予再候之,脈證相對,莫非藥有陳腐者,致不效乎?再市藥之氣味濃者,煎服,其證減半,再服而安。
凡藥之昆蟲草木,產之有地;根葉花實,採之有時。失其地,則性味少異矣;失其時,則性味不全矣。又況新陳之不同,精粗之不等,倘不擇而用之,其不效者,醫之過也。《內經》曰?司歲備物。氣味之精專也,修合之際,宜加謹焉。

湯液煎造


病患服藥,必擇人煎藥。能識煎熬制度,須令親信恭誠至意者煎藥,銚器除油垢、腥穢。必用新凈甜水為上,量水大小,斟酌以慢火煎熬分數。用紗濾去渣,取清汁服之,無不效也。

古人服藥活法


在上不厭頻而少,在下不厭頓而多,少服則滋榮於上,多服則峻補於下。

古人服藥有法


病在心上者,先食而後藥;病在心下者,先藥而後食。病在四肢者,宜飢食而在旦;病在骨髓者,宜飽食而在夜。

察病輕重


凡欲療病,先察其源,先候其機。五臟未虛,六腑未竭,血脈未亂,精神未散,服藥必效。若病已成,可得半愈;病勢已過,命將難存。自非明醫聽聲、察色至於診脈,孰能知未病之病乎?

五宜


肝色青,宜食甘, 粳米 牛肉 、棗、葵皆甘。
心色赤,宜食酸,犬肉、麻、李、韭皆酸。
肺色白,宜食苦, 小麥 羊肉 、杏、薤皆苦。
脾色黃,宜食咸,大豆、豕肉、慄、藿皆咸。
腎色黑,宜食辛,黃黍、 雞肉 、桃、蔥皆辛。
毒藥攻邪,五穀為養,五果為助,五畜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此五者,有辛酸甘苦咸,各有所利?或散、或收、或緩、或急、或堅、或軟,四時五臟,病隨五味所宜也。
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無毒治病,十去其九.谷肉果菜,食養盡之,無使過之,傷其正也。蓋陰之所生,本在五味,陰之五宮,傷在五味。是故味過於酸,肝氣以津,脾氣乃絕。味過於咸,大骨氣勞,短肌,心氣抑。味過於甘,心氣喘滿,色黑,腎氣不衡。味過於苦,脾氣不濡,胃氣乃濃。味過於辛,筋脈沮弛,精神乃央。是故謹和五味,骨正筋柔,氣血以流,腠理以密,如是則氣骨以精,謹道如法,長有天命。

五傷


多食咸,則脈凝泣而變色。
多食苦,則皮槁而毛拔。
多食辛,則筋急而爪枯。
多食酸,則肉胝 而唇揭。
多食甘,則骨痛而發落。

五走


咸走血,血病毋多食咸。
苦走骨,骨病毋多食苦。
辛走氣,氣病毋多食辛。
酸走筋,筋病毋多食酸。
甘走肉,肉病毋多食甘。
夫五味入胃,各歸所喜攻,酸先入肝,苦先入心,甘先入脾,辛先入肺,咸先入腎。久而增氣,物化之常也;氣增而久,夭之由也。

服藥可慎


熱中、消中,不可服膏粱、芳草、石藥。夫芳草之氣美,石藥之氣悍,二者其氣急疾堅勁,故非緩心和人,不可以服此。夫熱氣剽悍,藥氣亦然,二氣相遇,恐內傷脾。脾者,土也,而惡木。服此藥者,至甲乙日更論。

論藥所主


海藏雲?湯液要藥,最為的當,其餘方論所著雜例,比之湯液稍異,何哉?蓋尹、仲景取其治之長也。其所長者,神農之所註也。何以知之?《本草》雲?一物主十病,取其偏長為本。又當取潔古《 珍珠 囊》斷例為準則,其中,藥之所主,不必多言,只一兩句,多則不過三四句。非務簡也,亦取其所主之偏長,故不為多也。

天地生物有濃薄堪用不堪用


(圖缺)故治病者,必明六化分治,五味五色所生,五臟所宜,乃可以言盈虛病生之緒也。謹候氣宜,無失病機。其主病何如,言採藥之歲也。司歲備物,則無遺主矣。先歲物何也,天地之專精也,專精之氣,藥物肥濃,又於使用,當其正氣味也。五運主歲,不足則物薄,有餘則物精,非專精則散氣,散氣則物不純。是以質同而異等,形質雖同,力用則異也。氣味有濃薄,性用有躁靜,治化有多少,力化有淺深,此之謂也。
(圖缺)

氣味生成流布


陽為氣,陰為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歸化;精食氣,形食味;化生精,氣生形;味傷形,氣傷精;精化為氣,氣傷於味。
陰味出下竅,陽氣出上竅。味濃者為陰,薄為陰中之陽,濃則泄,薄則通;氣濃者為陽,薄為陽中之陰,薄則發泄,濃則發熱。
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氣入鼻,藏於心肺,上使五色修明,音聲能彰;五味入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養五氣,神和而生,津液相成,神乃自生。

七方


大?君一,臣三,佐九,制之大也。遠而奇偶,制大其服也。大則數少,少則二之。
腎肝位遠,服湯散,不厭頓而多。
小?君一,臣二,制之小也。近而奇偶,制小其服也。小則數多,多則九之。心肺位近,服湯散,不厭頻而少。
緩?補上治上制以緩,緩則氣味薄。治主以緩,緩則治其本。
急?補下治下制以急,急則氣味濃。治客以急,急則治其標。
奇?君一臣二,奇之制也;君二臣三,奇之制也。陽數奇。
偶?君二臣四,偶之制也;君二臣六,偶之制也。陰數偶。
復?奇之不去,則偶之。是為重方也。

十劑


宣?可以去壅,薑、之屬是也。
通?可以去滯, 木通 防己 之屬是也。
補?可以去弱, 人參 羊肉 之屬是也。
瀉?可以去閉,葶藶、 大黃 之屬是也。
輕?可以去實, 麻黃 葛根 之屬是也。
重?可以去怯, 磁石 鐵漿 之屬是也。
滑?可以去著, 冬葵子 榆白皮 之屬是也。
澀?可以去脫, 牡蠣 龍骨 之屬是也。
燥?可以去濕, 桑白皮 赤小豆 之屬是也。
濕?可以去枯, 白石英 紫石英 之屬是也。
只如此體,皆有所屬。凡用藥者,審而詳之,則靡所失矣。陶隱居雲?藥有宣、通、補、瀉、輕、重、滑、澀、燥、濕。此十劑,今詳之,惟寒、熱二種,何獨見遺,今補二種,以盡厥旨。
寒?可以去熱, 大黃 、朴硝之屬是也。
熱?可以去寒, 附子 、官桂之屬是也。

防風


純陽,性溫,味甘、辛。無毒。
足陽明胃經、足太陰脾經,乃二經行經之藥,太陽經本經藥。
《象》雲?治風通用,瀉肺實,散頭目中滯氣,除上焦風邪之仙藥也。誤服,瀉人上焦元氣。去蘆並釵股用。
《珍》雲?身,去身半以上風邪;梢,去身半以下風邪。
《心》雲?又去濕之仙藥也,風能勝濕爾。
《本草》雲?主大風頭眩痛,惡風,風邪目盲無所見。風行周身,骨節疼痹。煩滿,脅痛脅風。頭面游風去來,四肢攣急,字乳,金瘡內痙。
東垣雲? 防風 能制黃 ,黃 得 防風 ,其功愈大。又雲? 防風 乃卒伍卑賤之職,隨所引而至,乃風藥末潤劑也。雖與黃 相制,乃相畏而相使者也。
《本草》又雲?得 澤瀉 、 本,療風;得 當歸 、芍藥、 陽起石 禹餘糧 ,療婦人子臟風。殺 附子 毒。惡 乾薑 藜蘆 白蘞 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