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稷米

卷二十

胡麻


諸家之說參差不一,只是今脂麻,更無他義。蓋其種出於大宛,故言胡麻。今胡地所出者,皆肥大。其紋鵲,其色紫黑,故如此區別。取油亦多,故詩雲?“松下飯胡麻”。此乃是所食之谷無疑,與白油麻為一等。如川 大黃 、川 當歸 、川 升麻 、上黨 人參 、齊州 半夏 之類,不可與他土者更為一物。蓋特以其地之所宜立名也。是知胡麻與白油麻為一物。嘗官於順安軍,雄、霸州之間備見之。又二條皆言無毒,治療大同。今之用白油麻,世不可一日闕也。然亦不至於大寒,宜兩審之。

青(音箱)


即油 麻葉 也,陶隱居註亦曰 胡麻葉 也。胡地脂麻鵲色,子頗大。《日華子》雲“葉作湯沐,潤毛髮”,乃是。今人所取 胡麻葉 ,以湯浸之,良久,涎出,湯遂稠黃色,婦人用之梳發。由是言之,胡麻與白油麻,今之所謂脂麻者是矣。青 ,即其葉無疑。

大麻子


海東來者最勝,大如蓮實,出毛羅島。其次出上郡、北地,大如豆,南地者子小,去殼法?取麻子,帛包之,沸湯中浸,湯冷出之,垂井中一夜,勿令著水,次日日中曝乾,就新瓦上 去殼,簸揚取仁,粒粒皆完。張仲景 麻仁丸 ,是用此大麻子。

白油麻


與胡麻一等,但以其色言之,比胡麻差淡,亦不全白。今人只謂之脂麻,前條已具。炒熟乘熱壓出油,而謂之生油,但可點照。須再煎煉,方謂之熟油,始可食,復不中點照。亦一異也。如自火中出而謂之生,亦此義耳。

飴糖


即 是也,多食動脾風。今醫家用以和藥,糯與 粟米 作者佳,餘不堪用。蜀 黍米 亦可造。不思食人少食之,亦使脾胃氣和。唐白樂天詩“一 膠牙 ”者,是此。

生大豆


有綠、褐、黑三種,亦有大小兩等。其大者出江浙、湖南北,黑小者生他處,今用小者,力更佳。炒熟,以棗肉同搗之為麩,代糧。又治產後百病、血熱,並中風疾痱,止痛、背強口噤,但煩熱、螈 若渴、身背腫、劇嘔逆,大豆五升,急水淘凈,無灰一鬥,熬豆令微煙出,傾入瓶中,沃之,經一日以上,服一升,取瘥為度。如素不飲,即量多少服。若口噤,即加 獨活 半斤,微微椎破,同沃,仍增至一鬥二斤。暑月旋作,恐酸壞。
又可 為腐,食之。

赤小豆


食之行小便,久則虛人,令人黑瘦枯燥。關西、河北、京東西多食之。花治宿渴病。

大麥


性平涼,有人患纏喉風,食不能下,將此面作稀糊,令咽之,既滑膩,容易下咽,以助胃氣。三伏中,朝廷作 ,以賜臣下,作 造 。

青、黃、白粱米


此三種,食之不及黃粱。青、白二種性皆微涼,獨黃粱性甘平,豈非得土之中和氣多邪?今黃、白二種,西洛間農家多種,為飯尤佳,餘用則不相宜。然其粒尖,小於他谷,收實少,故能種者亦稀。白色者味淡。

粟米


利小便,故益脾胃。

丹黍米


黍皮赤,其米黃,惟可為糜,不堪為飯。粘著難解,然亦動風。


此則粟 也。今穀 神散 中用之,性又溫於 大麥

秫米


初搗,出淡黃白色,經久色如糯,用作者是此米,亦不堪為飯。最粘,故宜

陳廩米


今經與諸家註說皆不言是 粳米 ,為復是 粟米 。然粳、粟二米,陳者性皆冷,頻食之,令人自利,與經所說稍戾,煎煮亦無膏膩。入藥者,今人多用新 粟米 。至如舂杵頭細糠,又復不言新陳粳粟,然皆不及新稻粟二糟,陳則氣味已腐敗。


《呂氏春》曰?“儀狄造”。《戰國策》曰?“帝女儀狄造,進之於禹”。然《本草》中已著名,信非儀狄明矣。又讀《素問》首言以妄為常,以為漿。如此則自黃帝始,非儀狄也。古方用,有醇、春、社壇餘胙、槽下、白、青、好、美 葡萄酒 、秫黍、粳 蜜酒 、有灰、新熟無灰 地黃酒 。今有糯、煮、小豆曲、香藥曲 鹿頭酒 、恙兒等。今江浙、湖南北,又以 糯米粉 入眾藥,和合為曲,曰餅子。至於官務中,亦用四夷,更別中國,不可取以為法。今醫家所用,正宜斟酌。
但飲家惟取其味,罔顧入藥如何爾。然久之,未見不作疾者,蓋此物損益兼行,可不謹歟。
漢賜丞相上樽,糯為上,稷為中,粟為下者。今入藥佐使,專以 糯米 ,用清水、白麵曲所造為正。古人造曲,未見入諸藥合和者,如此則功力和濃,皆勝餘。今人又以麥 造者,蓋只是醴爾,非也。《書》曰?“若作醴,爾惟曲 。”則須用曲,醴故用 ,蓋與醴,其氣味甚相遼,治療豈不殊也。

扁豆


有黑、白、鵲三等,皆於豆脊有白路。白者,治霍亂筋轉。

粳米


白晚米為第一,早熟米不及也。平和五臟,補益胃氣,其功莫逮。然稍生則復不益脾,過熟則佳。

稻米


今造者是此,水田米皆謂之稻,前既言 粳米 即此,稻米乃糯稻無疑。溫,故可以為為陽,故多熱。又令人大便堅,非糯稻孰能與於此。《西域記》?“天竺國土溽熱,稻歲四熟”,亦可驗矣。

稷米


今謂之 米,先諸米熟。又,其香可愛,故取以供祭祀。然發故疾,只堪為飯,不粘著,其味淡。

罌子粟


其花亦多葉者,其子一罌數千萬粒,大小如 葶藶子 ,其色白。來年種則佳。研子以水煎,仍加蜜,為 罌粟 湯,服石人甚宜飲。


酒糟 為之,乞鄰者是此物。然有米、麥、棗。米最釅,入藥多用。谷氣全也,故勝糟。產婦房中常得氣則為佳,酸,益血也。磨 雄黃 塗蜂蠆,亦取其收而不散也。今人食酸則齒軟,謂其水生木,水氣弱,木氣盛,故如是。造靴皮須得此而紋皺,故知其性收斂,不負酸收之說。


聖人以謂不得即不食,意欲五味和,五臟悅而受之,此亦安樂之一端。

小麥


暴淋煎湯飲,為面作糊。入藥,水調,治人中暑。馬病肺卒熱,亦以水調灌愈。生嚼成筋,可以粘禽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