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櫻桃

卷十八

豆蔻


豆蔻 也,氣味極辛,微香。此是對肉 豆蔻 而名之。若作果,則味不和。不知前人之意,編入果部有何意義?性溫而調散冷氣,力甚速。花性熱,淹置京師,然味不甚美,微苦。必為能消毒,故為果。花乾則色淡紫。

葡萄


先朝西夏持師子來獻,使人兼 葡萄 遺州郡,比中國者皆相似。最難乾,不乾不可收,仍酸澌不可食。李白所謂“胡人歲獻 葡萄酒 ”者是此。瘡 不出,食之盡出。多食皆昏人眼。波斯國所出,大者如雞卵。


非覆盆也,自別是一種,雖枯敗而枝梗不散。今人不見用此。即賈山策中所言者是此。

覆盆子


覆盆子 長條,
四、五月紅熟。秦州甚多,永興、華州亦有。及時,山中人採來賣,其味酸甘,外如 荔枝 櫻桃 許大,軟紅可愛。失採,則就枝生蛆。益腎臟,縮小便,服之當覆其溺器,如此取名。食之多熱。收時,五六分熟便可採。烈日曝,仍須薄綿蒙之。今人取汁作煎為果,仍少加蜜,或熬為稀湯,點服,治肺虛寒。採時著水,則不堪煎。

大棗


今先青州,次晉州,此二等可曬曝入藥,益脾胃為佳。餘只可充食用。又雲,御棗甘美輕脆,後眾棗熟,以其甘,故多生蟲。今人所謂撲落者是。又有牙棗,先眾棗熟,亦甘美,但微酸,尖長。此二等只堪啖,不堪收曝。今人將乾棗去核,於鐺鍋中微火緩逼乾為末,量多少,入 生薑 末為湯,點服,調和胃氣。又,將煮棗肉和治脾胃丸藥,尤佳。又青州棗去皮核,焙乾為棗圈,達都下,為奇果。

雞頭實


今天下皆有之。河北沿溏濼居人採得,舂去皮,搗仁為粉,蒸炸作餅,可以代糧。
食多,不益脾胃氣,兼難消化。

藕實


就蓬中乾者為 石蓮子 ,取其肉於砂盆中乾,擦去浮上赤色,留青心,為末,少入龍腦為湯點,寧心志,清神,然亦有粉紅千葉、白千葉者,皆不實。如此是有四等也。其根惟白蓮為佳。今禁中又生碧蓮,亦一瑞也。


今世俗謂之角,所在有。煮熟取仁食之,代糧,不益脾。又有水,亦芰也,但大而脆,可生食。和合治療,未聞其用。有人食生芰多則利及難化,是亦性冷。


慄欲乾,莫如曝,欲生收,莫如潤。沙中藏至春末夏初,尚如初收摘。小兒不可多食。
生者難化,熟即滯氣、隔食、生蟲,往往致小兒病,人亦不知。所謂補腎氣者,以其味咸,又滯其氣爾。湖北路有一種慄,頂圓末尖,謂之旋慄。《圖經》引《詩》言莘(音榛)慄者,謂其象形也。

櫻桃


孟詵以為櫻非桃類。然非桃類,蓋其以形肖桃,故曰 櫻桃 ,又何疑焉?謂如木猴、胡桃之類,亦取其形相似爾。古謂之含桃,可薦宗廟。《禮》雲“先薦寢廟”者,是此。唐王維詩雲?“才是寢園春薦後,非乾御苑鳥銜殘”。小兒食之,才過多,無不作熱。此果在三月末四月初間熟,得正陽之氣,先諸果熟,性故熱。今西洛一種紫櫻,至熟時正紫色,皮裡間有細碎黃點,此最珍也。今亦上供朝廷,藥中不甚須。

橘柚


自是兩種,故曰一名 橘皮 ,是元無字也。豈有兩等之物,而治療無一字別者,即知字為誤。後人不深求其意,為字所惑,妄生分別,亦以過矣。且青與黃,治療尚別,矧為別種也。郭璞雲?似橙而大於”,此即是識者也。今若不如此言之,恐後世亦以 柚皮 橘皮 ,是貽無窮之患矣。去古既遠,後之賢者,亦可以意逆之耳。惟用皮與核。皮,天下甚所須也。仍湯浸去?。餘如經與《註》。核、皮二者須自收為佳。有人患氣嗽將期,或教以 橘皮 生薑 焙乾、 神曲 等分為末,丸桐子大,食後、夜?, 米飲 服三五十丸。兼舊患膀胱,緣服此偕愈。然亦取其 陳皮 入藥,此六陳中一陳也。腎疰腰痛、膀胱氣痛,微炒核,去殼為末,調服,愈。

乳柑子


今人多作 橘皮 售於人,不可不擇也。 柑皮 不甚苦, 橘皮 極苦,至熟亦苦。若以皮緊慢分別與柑,又緣方宜各不同,亦互有緊慢者。脾腎冷人,食其肉多致臟寒或泄痢。

橙子皮


今人只以為果,或取皮合湯待賓,未見入藥。宿未醒,食之速醒。

梅實


食梅則津液泄,水生木也。津液泄,故傷齒。腎屬水,外為齒,故也。王叔和曰?膀胱、腎,合為津府。此語雖鄙,然理存焉。熏之為 烏梅 ,曝乾藏密器中為 白梅

枇杷葉


江東西、湖南北、二川皆有之。以其形如琵琶,故名之。治肺熱嗽有功。花白,最先春也。子大如彈丸,四五月熟,色若黃杏,微有毛,肉薄,性亦平,與葉不同。有婦人患肺熱久嗽,身如炙,肌瘦,將成肺癆,以 枇杷葉 木通 款冬花 紫菀 杏仁 桑白皮 各等分, 大黃 減半,各如常制,治訖,同為末,蜜丸如 櫻桃 大。食後、夜?各含化一丸,未終劑而愈。


有著蓋柿,於蒂下別生一重。又牛心柿,如牛之心。 蒸餅 柿,如今之市買 蒸餅 。華州有一等朱柿,比諸品中最小,深紅色。又一種塔柿,亦大於諸柿。性皆涼,不至大寒,食之引痰,極甘,故如是。去皮,掛大木株上,使風日中自乾,食之多動風。火乾者味不佳。生則澀,以溫水養之,需澀去可食。逮至自然紅爛,澀亦自去,乾則性平。

木瓜


得木之正,故入筋。以鉛霜塗之,則失味。受金之制,故如是。今人多取西京大 木瓜 為佳,其味和美。至熟止青白色,入藥絕有功。勝、宣州者味淡。此物入肝,故益筋與血。病腰腎腳膝無力,此物不可闕也。

甘蔗


今川、廣、湖南北、二浙、江東西皆有。自八九月已堪食,收至三四月,方酸壞。石蜜、沙糖、糖霜皆自此出,惟川浙者為勝。

石蜜


川浙最佳,其味濃,其他次之。煎煉成,以 象物,達京都。至夏月及久陰雨,多自消化。土人先以 竹葉 及紙裹,外用鍛石埋之,仍不得見風,遂免。今人謂乳糖。其作餅黃白色者,今人又謂之捻糖,易消化,入藥至少。

沙糖


又次石蜜,蔗汁清,故費煎煉。致紫黑色,治心肺大腸熱,兼啖駝馬。今醫家治暴熱,多以此物為先導。小兒多食則損齒,土製水也。及生蚌蟲,裸蟲,屬土故,因 甘遂 生。


所在有之,江浙、二川者,最大而長。京、洛者,差圓小。而惟東西京者佳,他處味不及也。當心出苗者為芋頭,四邊附芋頭而生者為芋子。八九月以後可食,至時掘出,置十數日,卻以好土勻埋,至春猶好。生則辛而涎,多食滯氣困脾。唐杜甫詩曰“園收芋慄不全貧”者,是此。以梗擦蜂螫處,愈。

烏芋


今人謂之荸薺。皮濃、色黑、肉硬白者,謂之豬荸薺。皮薄、澤色淡紫、肉軟者,謂之羊荸薺。正二月,人採食之。此二等,藥罕用。荒歲,人多採以充糧。

荔枝


藥品中今未見用,惟崔元亮方中收之。果實中為上品,多食亦令人發虛熱。此物喜雙,實尤可愛。本朝有蔡君謨《 荔枝 譜》,其說甚詳。唐杜牧詩雲?“一騎紅塵妃子笑,無人知是 荔枝 來。”此是川蜀 荔枝 ,亦可生置之長安也。以核熳火中燒存性,為末,新調一枚末服,治心痛及小腸氣。

杏核仁


犬傷人,量所傷大小,爛嚼沃破處,以帛系定,至瘥無苦。又湯去皮,研一升,以水一升半,翻覆絞取稠汁,入生蜜四兩、 甘草 一莖約一錢,銀石器中熳火熬成稀膏,瓷器盛。食後、夜?,入少,沸湯點一匙匕服,治肺燥喘熱,大腸秘,潤澤五臟。如無上證,更入鹽點尤佳。

杏實


《本經》別無治療,《日華子》言多食傷神。有數種皆熱,小兒尤不可食,多致瘡癰及上膈熱。曬蓄為乾果,其深赭色,核大而扁者,為金杏。此等須接,其他皆不逮也。如山杏輩,只可收仁。又有白杏,至熟色青白或微黃,其味甘淡而不酸。

桃核仁


桃品亦多,京畿有白桃,光,小於眾桃,不益脾。有赤點斑而光如塗油。山中一種,正是《月令》中桃始華者,但花多子少,不堪啖,惟堪取仁。《唐文選》謂“山桃,發紅萼”者,是矣。又,太原有金桃,色深黃。西京有昆侖桃,肉深紫紅色。此二種尤甘。又餅子桃,如今之 香餅子 ,如此數種入藥,惟以山中自生者為正。蓋取走泄為用,不取肥好者。
如傷寒
八、九日間,發熱如狂不解,小腹滿痛,有瘀血,用 桃仁 三十個,湯去皮尖,麩炒赤色,別研, 虻蟲 三十枚,去翅, 水蛭 二十枚,各炒,川 大黃 一兩,同為末,再與 桃仁 同搗,令勻,煉蜜丸如小豆大,每服二十丸, 桃仁湯 下,利下瘀血惡物,便愈。未利,再服。

獼猴桃


今永興軍南山甚多,食之解實熱,過多則令人臟寒泄。十月爛熟,色淡綠,生則極酸。子繁細,其色如 芥子 。枝條柔弱,高二三丈,多附木而生。淺山傍道則有存者,深山則多為猴所食。

胡桃


胡桃發風。陝洛之間甚多。外有 青皮 包之,胡桃乃核也。核中?為胡桃肉。雖如此說,用時,須以湯剝去肉上薄皮。過夏至則不堪食。有人患 風,鼻上赤,將子核微炒為末,每用一錢匕,研胡桃肉一個,同以溫調服,以知為度。

李核仁


其窠大者高及丈,今醫家少用。實合 漿水 食,令人霍亂,澀氣而然。今畿內小窯鎮一種最佳,堪入貢。又有御 李子 ,如 櫻桃 許大,紅黃色,先諸李熟。此李品甚多,然天下皆有之。所以比賢士大夫盛德及天下者,如桃李無處不芬芳也。別本註雲?“有野李,味苦,名鬱 李子 ,核仁入藥。”此自是 鬱李仁 ,別是一種,在木部第十四卷,非野李也。


多食則動脾,少則不及病。用犁之意,須當斟酌。惟病煩渴人,食之甚佳,終不能卻疾。

庵羅果


西洛甚多,亦之類也,其狀亦,先諸熟,七夕前後又堪啖。色黃如,才熟便鬆軟,入藥絕稀用。

安石榴


有酸淡兩種。旋開單葉花,旋結實,實中子紅。孫枝甚多。後經雨則自坼裂。道家謂之三屍,雲三屍得此果則醉。河陰縣最多。又有一種,子白瑩澈如水晶者,味亦甘,謂之水晶石榴。惟 酸石榴 皮合斷下藥,仍須老木所結及收之陳久者佳。微炙為末,以燒 粟米 飯為丸,梧子大,食前熱 米飲 下三十至五十丸,以知為度。如寒滑,加 附子 赤石脂 各一倍。

橄欖


味澀,食久則甘。嚼汁咽,治魚鯁。

??


食之須凈去上浮毛,不爾,損人肺。花亦香,白色。諸果中惟此多生蟲,少有不蛀者。《圖經》言?“欲?,啖一兩枚而寢”。如此,恐太多痞塞胃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