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蛤蚧

卷十七

石蜜


《嘉 本草》石蜜收蟲魚部中,又見果部。新聿取蘇恭說,直將石字不用。石蜜既自有本條,煎煉亦自有法。今人謂之乳糖,則蟲部石蜜自是差誤,不當更言石蜜也。《本經》以謂白如膏者良,由是知石蜜字,乃白蜜字無疑。去古既遠,亦文本傳寫之誤,故今人尚言白沙蜜。蓋經久則陳白而沙,新收者惟稀而黃。次條 蜜蠟 ,故須別立目。蓋是蜜之房,攻治亦別。至如白蠟,又附於 蜜蠟 之下,此又誤矣。本是續上文,敘 蜜蠟 之用及註所出州土,不當更分之為二。何者?白蠟本條中蓋不言性味,只是言其色白爾。既有黃白二色,今只言白蠟,是取蠟之精英者,其黃蠟只置而不言。黃則蠟陳,白則蠟新,亦是蜜取陳,蠟取新也。
《唐註》雲?除蜜字為佳。今詳之?蜜字不可除,除之即不顯蠟自何處來。山蜜多石中或古木中有,經二三年或一得而取之,氣味醇濃。人家窠檻中蓄養者,則一歲春二取之。取之既數,則蜜居房中日少,氣味不足,所以不逮陳白者 日月 足也。雖收之,才過夏亦酸壞。若龕於井中近水處,則免。湯火傷,塗之痛止,仍搗 薤白 相和,雖無毒,多食亦生諸風。

牡蠣


須燒為粉用,兼以 麻黃根 等分同搗,研為極細末粉。盜汗及陰汗,本方使生者,則自從本方左顧。經中本不言,只從陶隱居說。其《西陽雜俎》已言?“ 牡蠣 言牡,非為雄也。
且如牡丹,豈可更有牝丹也?今則合於地,人面向午位,以 牡蠣 頂向子,視之口,口在左者為左顧。”此物本無目,如此,焉得更有顧盼也。

桑螵蛸


自採者真,市中所售者,恐不得盡皆桑中者。《蜀本·圖經》浸泡之法,不若略蒸過為佳。鄰家有一男子,小便日數十次,如稠米泔,色亦白,心神恍惚,瘦瘁,食減,以女勞得之。令服此 桑螵蛸散 ,未終一劑而愈。安神魂,定心志,治健忘、小便數,補心氣。 桑螵蛸 遠志 、菖蒲、 龍骨 人參 茯神 當歸 、龜甲炙,以上各一兩,為末。夜?, 人參湯 調下二錢。如無桑上者,即用餘者,仍須以炙 桑白皮 佐之,量多少可也。蓋 桑白皮 行水,意以接螵蛸就腎經。用 桑螵蛸 之意如此,然治男女虛損,益精,陰痿,夢失精,遺溺,疝瘕,小便白濁,腎衰,不可闕也。

海蛤文蛤


陳藏器所說是,今海中無雁,豈有食蛤糞出者。若 蛤殼 中有肉時,尚可食。肉既無,焉得更有糞中過數多者?必為其皆無廉棱,乃有是說。殊不知風浪日夕淘汰,故如是。治傷寒汗不溜,搐卻手腳,海蛤、川烏頭各一兩, 穿山甲 二兩,為末,糊為丸,大一寸許,捏扁,置所患足心下,擘 蔥白 蓋藥,以帛纏定。於暖室中取熱水浸腳至膝上,久則水溫,又添熱水,候遍身汗出為度。凡一二日一次浸腳,以知為度。

石決明


經雲?“味咸”,即是肉也。人採肉以供饌,及乾至都下,北人遂為珍味。肉與殼兩可用,方家宜審用之。然皆治目,殼研,水飛,點磨外障翳。登、萊州甚多。

真珠


小兒驚熱藥中多用。河北塘、濼中亦有。圍及寸者,色多微紅。珠母與廉州珠母不相類,但清水急流處,其色光白,水濁及不流處,其色暗。餘如經。

秦龜


秦龜,即生於秦者。秦地山中多老龜,極大而壽。龜甲即非只秦地有,四方皆有之,但取秦地所出大者為勝。今河北獨流、釣台甚多,取龜筒治療,亦入眾藥。只此二種,各逐本條。以其靈於物,方家故用以補心,然甚有驗。

玳瑁


治心經風熱。生者入藥,蓋性味全也。既入湯火中,即不堪用,為器物者是矣。與生熟犀其義同。

鯉魚


至陰 之物也,其鱗故三十六。陰極則陽夏,所以《素問》曰?“魚,熱中。”王叔和曰?“熱即生風。”食之,所以多發風熱,諸家所解並不言。《日華子》雲“鯉魚涼”,今不取,只取《素問》為正。萬一風家更使食魚,則是貽禍無窮矣。

蠡魚


今人謂之黑鯉魚,道家以謂頭有星為厭。世有知之者,往往不敢食。又發故疾,亦須忌爾。今用之療病,亦只取其一端耳。


形少類獺,有四足,腹重墜如囊,身微紫色。嘗剖之,中有三小,又有四五小石塊,如指面許,小魚五七枚。然無鱗,與 、鱔相類。今未見用者。

鱔魚


腹下黃,世謂之黃鱔。此尤動風氣,多食令人霍亂,屢見之。向在京師,鄰舍一郎官,因食黃鱔,遂至霍亂吐利,幾至委頓。又有白鱔,稍粗大,色白,二者皆亡鱗。大者長尺餘。其形類蛇,但不能陸行,然皆動風。江陵府西有湖曰西湖,每歲夏沮河水漲,即湖水滿溢,即復涸,土人於乾土下掘得之。每及二三尺,則有往來鱔行之路,中有泥水。水涸又下,水至復出。

鯽魚


鯽魚開其腹,內藥,燒之,治齒。


取乾皮兼刺用,刺作刷,治紕帛絕佳。此物兼治胃逆,開胃氣有功,從蟲從胃有理焉。膽治鷹食病。世有養者,去而復來,久亦不去。當縮身藏足之時,人溺之即開。合 穿山甲 等分,燒存性,治痔。入肉 豆蔻 一半,末之,空肚熱 米飲 調二錢服。隱居所說,跳入虎耳及仰腹受啄之事,《唐本》註見擯,亦當然。

石龍子


蜥蜴 也,今人但呼為蜴蜥。大者長七八寸,身有金碧色。仁廟朝,有一 蜥蜴 在右掖門西浚溝廟中,此真是 蜥蜴 也,鄭狀元有詩。有樵者於澗下行,見一 蜥蜴 自石罅中出,飲水訖而入。良久,凡百十次,尚不已。樵者疑不免,翻石視之,有雹一二升。樵人訝而去,行方三五里,大雨至。良久,風雹暴作。今之州縣依法用此祈雨。經雲?治五癃,破石淋,利 水道 。亦此義乎。

露蜂房


露蜂房 有兩種?一種小而其色淡黃,窠長六七寸至一尺者,闊二三寸,如蜜脾下垂,一邊是房,多在叢木鬱翳之中,世謂之牛舌蜂。又一種或在高木上,或屋之下,外作固,如三四鬥許,小者亦一二鬥,中有窠如瓠之狀,由此得名。蜂色赤黃,其形大於諸蜂,世謂之玄瓠蜂。《蜀本·圖經》言“十一月十二月採”者,應避生息之時也。今人用 露蜂房 ,兼用此兩種。

樗雞


東、西京界尤多,形類蠶蛾,但頭足微黑。翅兩重,外一重灰色,下一重深紅,五色皆具,腹大,此即 樗雞 也。今人又用之行瘀血月閉。

蚱蟬


夏月身與聲皆大者是,始終一般聲,仍皆乘昏夜方出土中,升高處,背殼坼蟬出。所以皆夜出者,一以畏人,二畏日炙,乾其殼而不能蛻也。至時寒則墜地,小兒蓄之,雖數日亦不須食。古人以謂飲風露,信有之。蓋不糞而溺,亦可見矣。西川有 蟬花 ,乃是蟬在殼中不出而化為花,自項中出。又,殼治目昏翳。又水煎殼汁,治小兒出瘡疹不快,甚良。

白僵蠶


然蠶有兩三番,惟頭番僵蠶最佳,大而無蛆。治小兒驚風, 白僵蠶 、蝎梢等分, 天雄 尖、 附子 尖共一錢,微炮過,為細末,每服一字或半錢,以 生薑 溫水調,灌之。其蠶蛾則第二番者,以其敏於生育。

木虻


大小有三種。蜚虻,今人多用之,大如蜜蜂,腹凹扁,微黃綠色。雄霸州、順安軍沿塘、濼界河甚多。以其惟食牛馬等血,故治瘀血、血閉。


今人謂之簸箕蟲,為其像形也。乳脈不行,研一枚,水半合,濾清,服。勿使服藥人知。

蠐螬


此蟲諸腐木根下有之。構木津甘,故根下多有此蟲,其木身未有完者。亦有生於糞土中者,雖肥大,但腹中黑,不若木中者,雖瘦而稍白。生研,水絞汁,濾清飲,下奶。

蛞蝓蝸牛


蛞蝓 蝸牛 二物矣。 蛞蝓 ,其身肉只一段。 蝸牛 ,背上別有肉,以負殼行,顯然異矣。若為一物,經中焉得分為二條也。其治療亦大同小異,故知別類。又謂 蛞蝓 蝸牛 之老者,甚無謂。 蛞蝓 有二角, 蝸牛 四角,兼背有附殼肉,豈得為一物也。

水蛭


陳藏器、日華子所說備矣。大者,京師又謂之馬鱉。腹黃者,謂之馬黃。畏鹽,然治傷折有功。經與《註》皆不言修制,宜子細,不可忽也。今人用者皆炒。

鱉甲


九肋者佳,煮熟者不如生得者,仍以釅炙黃色用。經中不言治勞,惟《蜀本·藥性論》雲“治勞瘦、除骨熱”,後人遂用之,然甚有據,亦不可過劑。頭血塗脫肛。又,燒頭灰亦治。

烏賊魚


烏賊魚乾置,四方人炙食之。多取骨鏤為細。研細,水飛,澄下,比去水,日乾之,熟蜜和得所,點目中翳,緩取效。


伊芳洛絕少,今多自京師來,京師亦自河北置之。今河北沿邊滄、瀛州等處所出甚多。徐州亦有,但不及河北者。小兒解顱,以螯並白芨,爛搗,塗囟上,顱合。此物極動風,體有風疾人,不可食,屢見其事。河北人取之,當八九月浪之時,直於塘濼岸上,伺其出水而拾之。又,夜則以燈火照捕,始得之。時黃與白滿殼,凡收藏十數日不死,亦不食。此物每至夏末初,則如 蟬蛻 解。當日名之意,必取此義。

原蠶蛾


有原復敏速之義,此則第二番蛾也。 白僵蠶 條中已具。屎,飼牛代谷。又以三升醇,拌蠶屎五鬥,用甑蒸熱,於暖室中鋪於油單上,令患風冷氣閉及近感癱風人,就所患一邊?,著溫熱,濃蓋覆,汗出為度。若虛人須常在左右,防大熱昏冒。仍令頭面在外,不得壅覆,未全愈,間,再作。

蠶蛻


治婦人血風,此則眠起時所蛻皮是也。其蠶退紙謂之蠶連,亦燒灰用之,治婦人血露。

鰻鱺魚


生剖曬乾,取少許,火上微炙,候油出,塗白剝用,以指擦之,即時色轉。凡如此五七次用,即愈,仍先於白處微微擦動。

鮫魚


鮫魚 沙魚皮一等,形稍異。今人取皮飾鞍劍。餘如經。

河豚


河豚 ,經言“無毒”。此魚實有大毒,味雖珍,然修治不如法,食之殺人,不可不謹也。濃生者不食亦好。 蘇子 美雲?“ 河豚 於此時,貴不數魚蝦”。此時詩家鄙諷之言,未足全信也,然此物多怒,觸之則怒氣滿腹,翻浮水上,漁人就以物撩之,遂為人獲。橄欖並 蘆根 汁,解其毒。

紫貝


紫貝 大二三寸,背上深紫,有點但黑。《本經》以此燒存性,入 點眼藥

鱸魚


鱸益肝腎,補五臟,和腸胃。食之宜人,不甚發病。宜乎,張翰思之也。

蝦麻


多在人家渠塹下,大腹,品類中最大者是。遇陰雨或昏夜即出食。取眉間有白汁,謂之 蟾酥 。以油單裹眉裂之,出單上,入藥用。有人病齒縫中血出,以紙 子蘸乾 蟾酥 少許,於血出處按之,立止。世有人收三足枯蟾,以罔眾,但以水沃半日,盡見其偽。蓋本無三足者。


蛙其色青,腹細,嘴尖,後腳長,故善躍。大其聲則曰蛙,小其聲則曰蛤。《月令》所謂“雀入大水化為蛤”者也。唐韓退之詩?“一夜青蛙啼到曉”者是此。食之,性平,解勞熱。

蛤蚧


補肺虛勞嗽有功,治久嗽不愈。肺間積虛熱,久則成瘡,故嗽出膿血,曉夕不止,喉中氣塞,胸膈噎痛。 蛤蚧 阿膠 、生 犀角 鹿角膠 羚羊角 各一兩,除膠外,皆為屑,次入膠,分四服。每服用河水三升,於銀石器中慢火煮至半升,濾去滓,臨?微溫,細細呷。其滓候服盡,再捶,都作一服,以水三升,煎至升斤,如前服。若病患久虛,不喜水,當降序水。張刑部子皋病極,由樞密況送此方,遂愈。

鯪鯉甲


穴山而居,亦能水。燒一兩存性,肉 豆蔻 仁三個,同為末, 米飲 調二錢服,治氣痔。膿血甚者,加 皮一兩燒入。中病即已,不必盡劑。

蜘蛛


蜘蛛 品亦多,皆有毒。經不言用是何種,今人多用人家檐角、籬頭、陋巷之間,空中作圓網,大腹、深灰色者。遺尿著人作瘡癬。

蜻蛉


其中一種最大,京師名為馬大頭者是。身綠色。雌者,腰間一遭碧色。用則當用雄者。陶隱居以謂青色大眼。一類之中,元無青者,眼一類皆大。此物生化於水中,故多飛水上。唐杜甫雲?“點水蜻蜓款款飛。”

石蠶


謂之為草,則繆矣。經言“肉解結氣”,《註》中更辨不定。此物在處有,附生水中石上,作絲繭如釵股,長寸許,以蔽其身,色如泥,蠶在其中。此所以謂之 石蠶 也。今方家用者絕稀。此亦水中蟲耳,山河中多。

蛇蛻


蛇蛻 ,從口翻退出,眼睛亦退,今合眼藥多用,取此義也,入藥洗凈。

蛇黃


椎破,中間有如 自然銅 者佳。治心悸動,火燒赤,淬至,二兩, 硃砂 一兩,與蛇黃同研,水飛, 天麻 二兩,別為末,與前二味合勻,每以半錢,少以薄菏湯調,食後、夜?服,殊效。

金蛇


金蛇,今方書往往不見用。

烏蛇


尾細長,能穿小銅錢一百文者佳。有身長一丈餘者。蛇類中此蛇入藥最多。嘗於順安軍塘濼堤上,見一 烏蛇 長一丈餘,有野狼嚙蛇頭,曳之而去,是亦相畏伏爾。市者多偽,以他蛇熏黑色貨之,不可不察也。 烏蛇 脊高,世謂之劍脊烏梢。

白花蛇


諸蛇鼻向下,獨此蛇鼻向上。背有方勝花紋,以此得名。用之去頭尾,換浸三日,棄不用,火炙,仍盡去皮骨。此物毒甚,不可不防也。

蜈蚣


背光,黑綠色,足赤,腹下黃。有中其毒者,以烏雞屎水稠調,塗咬處,效。 大蒜 塗之,亦效。復能治丹毒瘤, 蜈蚣 一條幹者, 白礬 皂子大, 雷丸 一個,百步二錢,秤,同為末,調塗之。又,畏 蛞蝓 ,不敢過所行之路。觸其身,則 蜈蚣 死,人故取以治 蜈蚣 毒。桑汁、白鹽亦效。

馬陸


即今百節蟲也。身如槎節,節有細蹙紋,起紫黑色,光潤,百足。死則側?如環,長二三寸,尤者粗如小指。西京上陽宮及內城磚牆中甚多,入藥至鮮。

(噎)(烏紅)


諸家所論備矣,然終不敢舍詩之意。嘗析窠而視之,果有子如半 粟米 大,其色白而微黃。所負蟲亦在其中,乃青菜蟲,卻在子下,不與蟲相著。又非葉蟲及草上青蟲,應是諸蟲皆可也。陶隱居所說近之矣。人取此房研細,調,塗蜂蠆。

雀瓮


多在棘枝上,故又名棘剛子。研其間蟲汁,灌小兒,治(原缺)。

鼠婦


鼠婦 此濕生蟲也,多足,其色如蚓,背有橫紋蹙起,大者長三四分。在處有之,磚瓷及下濕處多,用處絕少。


常在大暑前後飛出,是得大火之氣而化,故如此明照也。今人用者少。《月令》雖曰“腐草所化”,然非陰濕處終無。

衣魚


多在故書中,久不動帛中或有之,不若故紙中多也。身有濃粉,手搐之則落。亦嚙毳衣,用處亦少。其形稍似魚,其尾又分二歧,世用以滅瘢痕。

白頸蚯蚓


自死者良,然亦應候而鳴。此物有毒,昔有病腹大,夜間蚯蚓鳴於身,有人教用鹽水浸之而愈。崇寧末年,隴州兵士暑月中在 廳前,跣立廳下,為蚯蚓所中,遂不救。
後數日,又有人被其毒,博識者教以先飲 鹽湯 一杯,次以 鹽湯 浸足,乃愈。今入藥,當去土,了微炙。若治腎臟風下疰病,不可闕也,仍須 鹽湯 送。王荊公所謂“ 壤太牢俱有味,可能蚯蚓獨清廉”者也。

螻蛄


此蟲當立夏後,至夜則鳴,《月令》謂之螻蟈鳴者是矣。其聲如蚯蚓,此乃是五技而無一長者。

蜣螂


大小二種?一種大者為胡蜣螂,身黑光,腹翼下有小黃,子附母而飛行,晝不出,夜方飛出,至人家庭戶中,見燈光則來。一種小者,身黑暗,晝方飛出,夜不出。今當用胡蜣螂,其小者研三十枚,以水灌牛馬,治脹結,絕佳。狐遇而必盡食之。

斑蝥


糯米 中炒,米黃為度。妊身人不可服,為能潰人肉。治淋藥多用,極苦,人尤宜斟酌。下條 芫青 ,其用與此不相遠,故附於此。

馬刀


京師謂之 岸,春夏人多食,然發風痰,性微冷。又順安軍界河中亦出 ,大抵與 馬刀 相類,肉頗淡,人作 以寄鄰左,又不能致遠。亦發風。此等皆不可多食。今蛤粉,皆此等眾蛤灰也。

貝子


今謂之貝齒,亦如 紫貝 ,但長寸餘,故曰 貝子 。色微白,有深紫黑者,治目中翳,燒用。北人用之氈帽上為飾及綴衣,或作蹀躞下垂。

甲香


甲香 ,善能管香煙,與沉、檀、龍、麝用之甚佳。


大人小兒通用,治小兒驚風不可闕也。有用全者,有隻用梢者,梢力尤功。今青州山中石下捕得,慢火逼,或烈日中曬。蝎渴熱時,乃與青泥食之,既滿,復以火逼殺之,故其色多赤,欲其體重而售之故也。醫家用之皆悉去土。如蠆人還能禁止之,自嘗被其毒,兄長禁而止,及令,故蜇終不痛。翰林禁科具矣。

五靈脂


行經血有功,不能生血。嘗有人病眼中翳,往來不定,如此乃是血所病也。蓋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則能視。目病不治血,為背理。此物入肝最速。一法? 五靈脂 二兩, 沒藥 一兩, 乳香 半兩,川烏頭一兩半,炮去皮,同為末, 滴水丸 如彈子大。每用一丸, 生薑 磨服,治風冷氣血閉,手足身體疼痛冷麻。又有人被毒蛇所傷,良久之間已昏困。有老僧以調藥二錢,灌之,遂蘇。及以藥滓塗咬處,良久,復灌二錢,其苦皆去。問之,乃 五靈脂 一兩, 雄黃 半兩,同為末,只此耳。後有中毒者,用之無不驗。此藥雖不甚貴,然亦多有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