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鼴鼠

卷十六


與亂髮自是兩等。發 味苦,即陳舊經年歲者。如 橘皮 也,而取其陳者。野 狼毒 麻黃 吳茱萸 半夏 枳實 之類,皆須陳者,謂之六陳,入藥更良。敗蒲亦然,此用 之義耳。今人又謂之頭 。其亂髮條中,自無用 之義,此二義甚明,亦不必如此過謂搜索。右以亂髮如 雞子 大,無油器中熬焦黑,就研為末,以好一盞沃之, 何首烏 末二錢,同勻攪,候溫灌之,下咽過一二刻,再灌,治破傷風及沐發中風極效。

人乳汁


人乳汁治目之功多,何也?人心生血,肝藏血,肝受血則能視,蓋水入於經,則其血乃成。又曰?上則為乳汁,下則為月水。故知乳汁則血也。用以點眼,豈有不相宜者。血為陰,故其性冷。藏寒人,如乳餅之類,不可多食。雖曰牛、 羊乳 ,然亦不出乎陰陽造化爾。西戎更以駝 馬乳 。老人患口瘡不能食,飲人熱乳良。

人屎


用乾陳者為末,於陰地凈 黃土 中作五六寸小坑,將末三兩匙於坑中,以新汲水調勻。
良久俟澄清,與時行大熱狂渴須水人飲之,愈。今世俗謂之地清,然飲之勿極,意恐過多耳。又治一切癰癤熱毒腫,膿血未潰,疼痛不忍,用乾末、 麝香 各半錢,同研細,抄一豆大,津唾貼瘡心,面錢子貼定,膿潰出,去藥。

人溺


須童男者。產後溫一杯飲,壓下敗血惡物。有飲過七日者。過多,恐久遠血藏寒,令人髮帶病;氣血虛無熱者,尤不宜多服,此亦性寒,故治熱勞方中亦用。

人指甲


治鼻衄,細細刮取。俟血稍定,去淤血,於所衄鼻中搐之,立愈。獨不可備,則眾人取之,甚善。衄藥,並法最多,或效或不效,故須博採,以備道途、田野中用。

龍骨


諸家之說,紛然不一。既不能指定,終是臆度。西京穎陽縣民家,忽崖壞,得 龍骨 一副,肢体頭角悉具,不知其蛻也,其斃也。若謂蛻斃,則是有形之物,而又生不可得見,死方可見。謂其化也,則其形獨不能化。然《西域記》中所說甚詳,但未敢據憑。萬物所稟各異,造化不可盡知,莫可得而詳矣。孔子曰?“君子有所不知”,蓋闕如也。妄亂穿鑿,恐誤後學。治精滑及大腸滑,不可闕也。

牛黃


牛黃 ,亦有 駱駝黃 ,皆西戎所出也。 駱駝黃 極易得,醫家當審別考而用之,為其形相亂也。黃 牛黃 輕鬆自然微香,以此為異。蓋又有 (音貓) 牛黃 ,堅而不香。


麝每糞時須聚於一所,人見其所聚糞,及有遺麝氣,遂為人獲,亦物之一病爾。此獵人雲。餘如經。

象牙


取口兩邊各出一牙下垂夾鼻者,非口內食齒,齒別入藥。今為象笏者是也。

醍醐


時,上一重凝者為面。面上其色如油者為 醍醐 。熬之即出,不可多得,極甘美。雖如此取之,用處亦少,惟潤養瘡痂最相宜。

犀角


凡入藥須烏色、未經湯水浸煮者,故曰生犀。川犀及南犀,紋皆細。烏犀尚有顯紋者露,黃犀紋絕少,皆不及西番所出紋高雨腳顯也。物像黃外黑者為正透,物像黑外黃者為倒透。蓋以烏為正,以形像肖物者為貴。既曰通犀,又須紋頭顯,黃黑分明,透不脫,有雨腳滑潤者為第一。鹿取茸,犀取尖,其精銳之力盡在是矣。 犀角 尖,磨服為佳,若在湯散則屑之。西番者佳。

羚羊角


今皆取有掛痕者。陳藏器?取耳邊聽之,集集鳴者良,亦強出此說,未嘗遍試也。
今將他角附耳,皆集集有聲,不如有掛痕一說盡矣。然多偽為之,不可不察。

羊角


出陝西、河東,謂之 羊,尤很健,毛最長而濃。此羊可入藥,如要食,不如無角白大羊。《本草》不言者,亦有所遺爾。又同、華之間,有?沙細肋,其羊有角似 羊,但低小,供饌在諸羊之上。張仲景治寒疝用 生薑 羊肉湯 ,服之無不驗。又一婦人產當寒月,寒氣入產門,臍下脹滿,手不敢犯,此寒疝也。醫將治之以 抵當湯 ,謂其有瘀血。嘗教之曰?非其治也,可服張仲景 羊肉湯 ,少減水,二服遂愈。

牛角腮


此則黃 牛角腮 。用尖,燒為黑灰,微存性,治婦人血崩、大便血及冷痢。又白水 牛鼻 ,乾濕皆可用。治偏風口 斜,以火炙熱,於不患處一邊熨之,漸正。

犬膽


塗鉛如金色。又救生接元氣,補虛、損、憊。黃 狗脊 骨一條(去兩頭,截為
五、七段,帶肉些小。用好 砂一兩,細研。 漿水 二升,入 砂,在 漿水 中攪勻。浸骨三日後,以炭火炙令黃色,又入汁蘸,候汁盡為度,其 狗骨 脆,搗令極細。後入諸藥) 肉蓯蓉 (去沙,薄切,火焙乾) 菟絲子(浸二日,曝乾) 杜仲 (去粗皮) 肉桂 (去皮上粗澀) 附子 (炮,去皮、臍) 鹿茸 (急燎去毛,,微炙黃色。不可令焦) 乾薑 (炮。以上各一兩) 蛇床子 (半兩,微炒) 陽起石 (半兩,煮一日,令數人不住手研一日) 將前八味同杵,羅為末。次入 陽起石 狗骨 末,用熟棗肉五兩,一兩,同和。再搗千餘下,看硬軟,丸如小豆大,曬乾。每日空心 鹽湯 下二十丸。

鹿茸


他獸肉多屬十二辰及八卦。昔黃帝立子、醜等為十二辰以名月,又以名獸,配十二辰屬。故獐鹿肉為肉中第一者,避十二辰也。味亦勝他肉,三祀皆以鹿臘,其義如此。茸最難得不破及不出卻血者,蓋其力盡在血中,獵時多有損傷故也。茸上毛,先薄以塗勻,於烈焰中急灼之。若不先以塗,恐火焰傷茸。俟毛凈,微炙入藥。今人亦能將麻茸偽為之,不可不察也。頭亦可釀,然須作漿時稍益蔥椒。角為膠,別有法。按《月令》,至一陽生, 麋角 解;夏至一陰生, 鹿角 解;各逐陰陽分合,如此解落。今人用麋、 鹿茸 作一種,殆疏矣。凡麋 鹿角 ,自生至堅完,無兩月之久。大者二十餘斤,其堅如石,計一晝夜鬚生數兩,凡骨之類成長無速於此。雖草木至易生,亦無能及之,豈可與凡骨血為比。 麋茸 利補陽, 鹿茸 利補陰。凡用茸無須太嫩,唯長四五寸、茸端如馬 紅者最佳。須佐以他藥則有功。

虎骨


頭、脛與脊背入藥。肉微咸。陳藏器所註乙骨之事,反射之目光墮地如白石之說,必得之於人,終不免其所誣也。人或問曰?風從虎何也?風,木也,虎,金也,木受金制,焉得不從?故呼嘯則風生,自然之道也。所以治風攣急,屈伸不得,走疰,癲疾,驚癇,骨節風毒等,乃此義爾。

豹肉


毛赤黃,其紋黑如錢而中空,比比相次。此獸猛捷過虎,故能安五臟,補絕傷,輕身。又有土豹,毛更無紋,色亦不赤,其形亦小。此各自有種,非能變為虎也,聖人假喻而已。恐醫家未喻,故書之。

狸骨


形類貓,其紋有二,一如連錢者,一如虎紋者。此二色狸,皆可入藥。其肉味與狐不相遠,江西一種牛尾狸,其尾如牛,人多糟食,未聞入藥。孟詵雲?“骨理痔病,作羹 食之。”然則骨如何羹 (音郝,肉羹也?)炙骨和 麝香 雄黃 為丸服,治痔及 瘡甚效。


有白毛者,全得金之氣也,入藥尤功。餘兔至深時則可食,金氣全也。才至春夏,其味變。取四腳肘後毛為逐食,飼雕鷹,至次日吐出。其意欲腹中逐盡脂肥,使飢急捕逐速爾。然作必使五味。即患豌豆瘡,又食此,則發毒太甚,恐斑爛損人。

(音羸)鼠


經中不言性味,惟是於難產通用藥中雲? ,微溫,毛赤黑色,長尾,人捕得取皮為暖帽。但向下飛則可,亦不能致遠。今關西山中甚有,毛極密,人謂之飛生者是也。《註》中又引水馬,首如馬,身如蝦,背傴僂,身有竹節紋,長二三寸,今謂之 海馬

鼴鼠


鼴鼠 也,其毛色如,今京畿田中甚多。腳絕短,但能行。尾長寸許,目極小,項尤短,兼易掘取。或安竹弓射之,用以飼鷹。陶不合更引“今諸山林中大如水牛,形似豬,灰赤色者也。設使是,則熟能見其溺精成也。”陶如此輕信,但真醇之士,不以無稽之言為妄矣,今經雲?“在土中行。”則鼢無疑。


四足俱短,頭與身尾皆扁,毛色若故紫帛。大者身與尾長三尺餘,食魚,居水中。出水亦不死,亦能休於大木上,世謂之水獺。嘗縻置大水瓮中,於其間旋轉如風,水謂之成旋,起,四面高,中心凹下,觀者駭目。皮,西戎將以飾毳服領、袖。問之,雲?垢不著,如風霾翳目,即就袖口拭目中即出。又毛端果不著塵,亦一異也。又《本草·序例》言“ 獺膽 分杯”,嘗試之,不驗。惟塗於盞唇,但使稍高於盞面。分杯之事,亦古今傳誤言也,不可不正之。肝,用之有驗。


今用肝治風,皮兼毛用為裘者是也。此獸多疑,極審聽。人智出之,以多疑審聽而捕取。捕者多用 。

??


肥矮,毛微灰色,頭連脊毛一道黑,嘴尖黑,尾短闊。蒸食之極美。貉形如小狐,毛黃褐色。野獸中 肉最甘美,仍益瘦人。

野豬黃


野豬黃 在膽中,治小兒諸癇疾。京西界野豬甚多,形如家豬,但腹小、腳長、毛色褐,作群行。豬人惟敢射最後者,射中前奔者,則群豬散走傷人。肉色赤如馬肉,其味甘,肉復軟,微動風。黃不常有,間得之,世亦少用。食之,尚勝家豬。

驢肉


食之動風,脂肥尤甚,屢試屢驗。《日華子》以謂“止風狂,治一切風”,未可憑也。煎膠用皮者,取其發散皮膚之外也。仍須烏者,用烏之意,如用烏 雞子 烏蛇 烏鴉 之類。其物雖治風,然更取其水色,蓋以制其熱則生風之義。

膃肭臍


今出登、萊州。《藥性論》以謂是海內狗外腎。日華子又謂之獸。今觀其狀,非狗非獸,亦非魚也。但前即似獸,尾即魚。其身有短密淡青白毛,腹脅下全白,仍相間於淡青白毛,上有深青黑點,久則色復淡。皮濃且韌,如 牛皮 。邊將多取以飾鞍韉。其臍治臍腹積冷、精衰、脾腎勞極有功,不待別試也。似狐長尾之說,蓋今人多不識。


獐之屬,又小於獐,但口兩邊有長牙,好鬥,則用其牙。皮為第一,無出其右者,然多牙傷痕。四方皆有,山深處則頗多,其聲如擊破鈸。

野駝


生西北界等處,家生者峰蹄最精,人多煮熟糟啖。糞為乾末,搐鼻中,治鼻衄。此西番多用,嘗進貢於彼,屢見之。

敗鼓皮


牛皮 為勝。今不言是何皮,蓋亦以驢 馬皮 為之者。唐韓退之所謂牛溲 馬勃 ,敗鼓之皮,俱收並蓄,待用無遺者。今用處少爾,尤好煎膠。專用 牛皮 ,始可入藥。

丹雄雞


今言赤雞者是也,蓋以毛色言之。巽為雞為風,雞鳴於五更者,日將至巽位,感動其氣而鳴也。體有風,人故不可食。經所著其用甚備。產後血暈,身痙直,帶眼、口角與目外向上牽急,不知人,取子一枚,去殼,釐清,以 荊芥 末二錢,調服,遂安,仍依次調治。若無他疾,則不須,治甚敏捷。烏 雞子 尤善。經、《註》皆不言雞發風,今體有風,人食之無不發作。為雞為巽,信可驗矣。食雞者當謹。

(音牧)肪


陶隱居雲?“ 即是鴨”,然有家鴨,有野鴨。陳藏器《本草》曰?“屍子雲,野鴨為鳧,家鴨為 。”《蜀本》註雲?“《爾雅》雲,野鳧, ,註雲,鴨也。”如此則鳧、 皆是鴨也。又雲《本經》用 肺,即家鴨也。如此所說各不同,其義不定。又按唐王勃《滕王閣記》雲“落霞與孤 齊飛”,則明知 為野鴨也。勃,唐之名儒,必有所據,故知 為野鴨明矣。

雁肪


人多不食者,謂其知陰陽之升降,分長少之行序。世或謂之天厭,亦道家之一說爾。
食之則治諸風。《唐本》註曰?“雁為陽鳥”。其義未盡,茲蓋得中和之氣,熱則即北,寒則即南,以就和氣。所以為禮幣者,一以取其信,二取其和。

鷓鴣


鷓鴣 ,鄭谷所謂相呼相應湘天闊者,南方專充庖。然治瘴及茵毒甚效。餘悉如《經》。


其飛若矢,一往而墮,故今人取其尾置船車上,意欲如此快速也。漢呂太后名,高祖字之曰“野雞”。其實即雞屬也。食之,所損多,所益少。

鷹屎白


鷹屎白,兼他藥用之,作潰虛積藥,治小兒奶癖黃,鷹糞白一錢, 密陀僧 一兩,舶上硫黃一分, 丁香 二十一個,上為末,每服一字,三歲以上半錢。用乳汁或白麵湯調下,並不轉瀉。一復時取下青黑物後,服補藥。 石榴皮 半兩、炙黑色,伊芳祁一分, 木香 一分, 麝香 半錢,同為末。每服一字,溫薄調下,並吃二服。凡小兒脅下硬如有物,乃是癖氣,俗謂之奶脾。只服溫脾化 積氣丸 子藥 ,不可取轉,無不愈也。取之多失。

雀卵


孟詵雲?“肉,十月以後正月以前食之。”此蓋取其陰陽靜定,未決泄之義。卵亦取第一番者。


頭無丹,項無烏帶,身如鶴者是,兼不善唳,但以喙相擊而鳴。作池養魚蛇以哺子之事,豈可垂示後世?此禽多在樓殿吻上作窠,日夕人觀之,故知其未審耳。 石條中亦著。

伏翼


伏翼屎合疳藥。白日亦能飛,但畏鷙鳥不敢出。此物善服氣,故能壽。月不食,亦可驗也。

孔雀


孔雀尾 不可入目,昏翳人眼。


陶隱居雲?“此鳥不卵生,口吐其雛。今人謂之水老鴉,巢於大木,群集,宿處有常,久則木枯,以其糞毒也。懷妊者不敢食,為其口吐其雛。”陳藏器復雲?使易產,臨時令產婦執之,與陶相戾。嘗官於澧州,公宇後有大 木一 株,其上有三四十巢,日夕觀之,既能交合,兼有卵殼布地,其色碧。豈得雛吐口中?是全未考尋,可見當日聽人之誤言也。

白鴿


鴿 ,其毛羽色於禽中品第最多。野 鴿 糞一兩,炒微焦, 麝香 別研,吳 白術 各一分, 赤芍藥 、青 木香 各半兩, 柴胡 三分, 延胡索 一兩,炒赤色,去薄皮。七物同為末,溫無灰,空心調一錢服,治帶下,排膿,候膿盡即止。後服,仍以他藥補血臟。

斑鷦


斑鷦, 斑鳩 也,嘗養之數年,並不見春分化。有有斑者,有無斑者,有灰色者,有小者,有大者。久病虛損人食之補氣。雖有此數,其用即一也。


鶉有雌雄,從卵生,何言化生?其說甚容易。嘗於田野屢得其卵,初生謂之羅鶉,至初謂之旦,中以後謂之白唐。然一物四名,當悉書之。小兒患疳及下痢五色,旦旦食之,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