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檳榔

卷十四

龍眼


經曰?一名益智。今專為果,未見入藥。《補註》不言,《神農本草》編入木部中品,果部中復不曾收入。今除為果之外,別無龍眼。若為益智子,則專調諸氣,今為果者復不能也。矧自有益智條,遠不相當,故知木部龍眼,即便是今為果者。按今《註》雲?“甘味歸脾,而能益智。”此說甚當。

濃樸


今西京伊芳陽縣及商州亦有,但薄而色淡,不如梓州者濃而紫色有油。味苦,不以薑制,則棘人喉舌。 平胃散 中用,最調中。至今此藥盛行,既能溫脾胃氣,又能走冷氣,為世所須也。

豬苓


行水之功多,久服必損腎氣、昏人目。果欲久服者,更宜詳審。

竹葉


凡諸竹與筍,性皆微寒,故知葉其用一致。《本經》不言筍及苦竹性,若取瀝作油,亦不必強擇也。張仲景 竹葉湯 用淡竹。筍難化,不益脾。鄰家一小兒,方二歲,偶失照管,壯熱喘粗、不食多睡、仰頭呻吟、微嘔逆、瞑目多驚,凡三五日,醫作慢驚治之。治不對,病不愈。忽然其母誤將有 巴豆 食藥作驚藥,化五丸如麻子大,灌之。稍久,大吐,有物噎於喉中,乳媼以指摘出之,約長三寸,粗如小指,乃三日前,臨階曝者乾箭筍。是夜諸證皆定,次日但以和氣藥調治,遂安。其難化也如此。經曰?問而知之者謂之工。小兒不能問,故為難治,醫者當慎謹也。

枳實


枳實 枳殼 一物也。小則其性酷而速,大則其性詳而緩。故張仲景治傷寒倉猝之病, 承氣湯 中用 枳實 ,此其意也。皆取其疏通決泄、破結實之義。他方但導敗風壅之氣,可常服者,故用 枳殼 ,其意如此。

山茱萸


吳茱萸 甚不相類。 山茱萸 色紅,大如 枸杞子 吳茱萸 川椒 ,初結子時,其大小亦不過椒,色正青。得名則一,治療又不同。未審當日何緣如此命名。然 山茱萸 補養腎臟,無一不宜。經與《註》所說備矣。

吳茱萸


須深湯中浸去苦烈汁,凡六七過,始可用。今文與註及註中藥法皆不言,亦漏落也。此物下氣最速,腸虛人服之愈甚。

梔子


仲景治發汗吐下後,虛煩不得眠,若劇者,必反覆顛倒,心中懊 , 梔子豉湯 治之。
虛,故不用 大黃 ,有寒毒故也。 梔子 雖寒無毒,治胃中熱氣,既亡血、亡津液,腑臟無潤養,內生虛熱,非此物不可去,張仲景《傷寒論》已著。又治心經留熱,小便赤澀,去皮山 梔子 、火炮 大黃 連翹 甘草 炙,等分,末之,水煎三二錢匕,服之無不效。

檳榔


二書所說甚詳,今人又取尖長者入藥,言其快銳速效,屢嘗試之,果如其說。

合歡花


其色如今之醮暈線,上半白,下半肉紅,散垂如絲,為花之異。其綠葉至夜則合,又謂之 夜合花 。陳藏器、日華子皆曰皮殺蟲,又曰續筋骨。經中不言。

秦椒


此秦地所生者,故言秦椒。大率椒株皆相似,秦椒但葉差大,椒粒亦大而紋低,不若 蜀椒 皺紋高,為異也。然秦地亦有蜀種椒,如此區別。

衛矛


所在山谷皆有之,然未嘗於平陸地見也。葉絕少,其莖黃褐色,若柏皮,三面如鋒刃,人家多燔之遣祟。方家用之亦少。

紫葳


今蔓延而生,謂之為草。又有木身,謂之為木。又須物而上。然乾不逐斃,亦得木之多也,故分入木部為至當。唐白樂天詩?“有木名 凌霄 ,擢秀非孤標。”由是益知非草也。《本經》又雲?“莖葉味苦。”是與 瞿麥 別一種甚明。《唐本·註》雲?“且紫葳、 瞿麥 皆《本經》所載,若用 瞿麥 根為紫葳,何得復用莖葉?”此說盡矣。然其花赭黃色,本條雖不言其花,又卻言莖葉味苦,則紫葳為花,故可知矣。

蕪荑


性溫,治大腸寒滑不可缺也,須佐以他藥為丸服。溫而散走寒氣。

茗苦


今茶也。其文有陸羽《茶經》、丁謂《北苑茶錄》、毛文《茶譜》、蔡宗顏《茶山節對》。其說甚詳。然古人謂其芽為雀舌、麥顆,言其至嫩也。又有新芽一發便長寸餘,微粗如針。惟芽長為上品,其根乾、水土力,皆有餘故也。如雀舌、麥顆,又下品。前人未盡識,誤為品題。唐人有言曰?“釋滯消壅,一日之利暫佳。”斯言甚當,飲茶者宜原其始終。又,晉溫嶠上表“貢茶千斤,茗三百斤。
”郭璞曰?“早採為茶,晚採為茗。”茗,或曰 (尺兗切),葉老者也。

桑根白皮


桑根 白皮 條中,桑之用稍多,然獨遺烏椹,桑之精英盡在於此。採摘,微研,以布濾去滓,石器中熬成稀膏,量多少入蜜,再熬成稠膏,貯瓷器中。每抄一二錢,食後、夜?,以沸湯點服。治服金石發熱渴,生精神,及小腸熱,性微涼。

白棘


一名 棘針 ,一名棘刺。按經如此甚明,諸家之意強生疑惑,今掠不取,求其經而可矣。其白棘,乃是取其肥盛紫色,枝上有皺薄白膜先剝起者,故曰白棘。取白之意,不過如此。其 棘刺花 ,乃是棘上所開花也,餘無他義。今人燒枝取油,塗垢發,使垢解。

龍腦


條中與《圖經》所說各未盡。此物大通利關膈熱塞,其清香為百藥之先。大人、小兒風涎閉壅及暴得驚熱,甚濟用。然非常服之藥,獨行則勢弱,佐使則有功。於茶亦相宜,多則掩茶氣味,萬物中香無出其右者。西方抹羅矩吒國,在南印度境,有 羯布羅香 。乾如松株,葉異,濕時無香。採,乾之後折之,中有香,狀類 雲母 ,色如雪,此龍腦香也。蓋西方亦有。

庵摩勒


餘甘子 也。解金石毒,為末,作湯點服。佛經中所謂 庵摩勒 果者是此。蓋西方亦有。


(音礦)如糖霜結於細枝上,纍纍然,紫黑色,研破則紅。今人用造綿煙脂,邇來亦難得。餘如經。

天竹黃


自是竹內所生,如 黃土 著竹成片。涼心經,去風熱,作小兒藥尤宜,和緩故也。

天竺桂


與牡菌桂同,但薄而已。

烏藥


和來氣少,走泄多,但不甚剛猛。與 沉香 同磨作湯點。治胸腹冷氣,甚穩當。

沒藥


大概通滯血,打撲損疼痛,皆以化服。血滯則氣壅淤,氣壅淤則經絡滿急,經絡滿急,故痛且腫。凡打撲著肌肉須腫脹者,經絡傷,氣血不行,壅淤,故如是。


松之煙也。世有以粟草灰偽為者,不可用。須松煙,方可入藥,然惟遠煙為佳。今高麗國每貢於中國,不知用何物合和,不宜入藥。此蓋未達不敢嘗之義。又治大吐血,好細末二錢,以白湯化 阿膠 清調,稀稠得所,頓服,熱多者尤相宜。又 延界內有石油,燃之煙甚濃,其煤可為,黑光如漆,松煙不及,其識文曰延川石液者。是不可入藥,當附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