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硝石

卷四

玉泉


經雲?生藍田山谷。採無時。今藍田山谷無泉。泉水,古今不言採。又曰?服五斤。古今方,水不言斤。又曰?一名札。如此則不知定是何物。諸家所解,更不言泉,但為立文。陶隱居雖曰可消之為水,故名泉。誠如是,則當言水,亦不當言泉也。蓋泉具流布之義,別之則無所不通。《易》又曰?山下出泉蒙,如此則誠非止水,終未臻厥理。
今詳泉字乃是漿字,於義方允。漿中既有,故曰服五斤。去古既遠,亦文本脫誤也。採為漿,斷無疑焉。且如《書》篇尚多亡逸,況《本草》又在唐堯之上,理亦無怪。謂如“ 蛇含 ”,《本草》誤為“蛇全”。《唐本註》雲?全字乃是舍字,陶見誤本改為含,尚如此不定。後有“ 鐵漿 ”,其義同此。又《道藏經》有“金飯漿”之文,唐李商隱有“瓊漿未飲結成”之詩,是知誠可以為漿。又荊門軍界有泉寺,中有泉,與尋常泉水無異,亦不能治病。寺中日用此水。又西洛有萬安山,山腹間有寺曰泉。嘗兩登是山,質泉之疑,寺僧皆懵不能答。寺前有泉一派,供寺中用。泉竇皆青石,與諸井水無異。若按別本註?泉,之泉液也,以仙室池中者為上。如此則舉世不能得,亦漫立此名,故知別本所註為不可取。又有燕出燕北,體柔脆,如油和粉色,不入藥,當附於此。

丹砂


今人謂之 硃砂 。辰州 硃砂 ,多出蠻峒。錦州界 獠峒老鴉井,其井深廣數十丈,先聚薪於井,滿則縱火焚之。其青石壁迸裂處,即有小龕,龕中自有白 石床 。其石如,床上乃生丹砂。小者如箭鏃,大者如芙蓉,其 光明 可鑒,研之鮮紅,砂泊床,大者重七八兩,至十兩者,晃州亦有。形如箭鏃、帶石者,得自土中,非此之比也。此物鎮養心神,但宜生使。煉服,少有不作疾者,亦不減硫黃輩。又一醫流服伏火者數粒,一旦大熱,數夕而斃。李善勝嘗煉 硃砂 為丹,經歲餘,沐浴再入鼎,誤遺下一塊,其徒丸服之,遂發懵冒,一夕而斃。其生 硃砂 ,初生兒便可服,因火力所變,遂能殺人,可不謹也。

空青


功長於治眼。仁廟朝,嘗詔御藥院,須中空有水者,將賜近戚,久而方得。其 楊梅 青,治醫極有功。中亦或有水者,其用與 空青 同,第有優劣耳。今信州冗山而取,世謂之 楊梅 青,極難得。

綠青


即石碌是也。其石黑綠色者佳,大者刻為物形,或作器用。又同 砂,作吐風涎藥,驗則驗矣,亦損心肺。

雲母


古雖有服煉法,今人服者至少,謹之至也。市廛多折花朵以售之。今惟合 雲母膏 ,治一切癰毒瘡等,惠民局別有法。

石鐘乳


蕭炳雲?如蟬翼爪甲者為上,如管者下。經既言乳,今復不取乳,此何義也?蓋乳取其性下,不用如雁齒者,謂如烏頭、 附子 不用尖角之義同。但明白光潤輕鬆,色如煉硝石者佳。服煉別有法。

朴硝


是初採掃得,一煎而成者,未經再煉治,故曰朴硝。其味酷澀,所以力堅急而不和,可以熟生牛 馬皮 ,及治金銀有偽。葛洪治食 不化,取此以盪逐之。臘月中出新瓦罐,滿註熱水,用朴硝二升,投湯中,攪散,掛北檐下,俟消滲出罐外,羽收之。以人乳汁調半錢,掃一切風熱毒瓦斯攻註目瞼外,及發於頭面、四肢腫痛,應手神驗。

芒硝


經雲?生於朴硝。乃是朴硝以水淋汁,澄清,再經熬煉減半,傾木盆中,經宿,遂結芒有廉棱者。故其性和緩,古今多用以治傷寒。

硝石


是再煎煉時,已取訖 芒硝 凝結在下如石者。精英既去,但餘滓而已。故功力亦緩,惟能發煙火。《唐本》註?“蓋以能消化諸石,故名硝石”。煎 柳枝湯 煮三周時,即伏火,湯耗,即又添 柳枝湯

英硝


是消之精英者。其味甘,即馬牙硝也。別有法,煉治而成。由其煎煉,故其味亦別。
治五臟積熱。然四物本出於一物。由此煎煉,故分出精粗,所以其用亦不相遠。

礬石


今坊州礬務,以野火燒過石,取以煎礬。色惟白,不逮晉州者。皆不可多服,損心肺、卻水故也。水化書紙上,才幹,水不能濡,故知其性卻水。治涎藥多須者,用此意爾。火枯為粉,貼嵌甲。牙縫中血出如衄者,貼之亦愈。

滑石


今謂之畫石,以其軟滑可寫畫。淋家多用。若暴得吐逆不下食,以生細末貳錢匕,溫水服,仍急以熱面半盞,押定。

紫石英


明澈如水精,其色紫而不勻。張仲景治風熱螈 及驚癇螈 風引湯 ? 紫石英 白石英 寒水石 石膏 乾薑 大黃 龍齒 牡蠣 甘草 滑石 等分,混合 (五汝切)咀(子與切。)以水一升,煎去三分,食後量多少溫呷,不用滓,服之無不效者。

白石英


狀如 紫石英 ,但差,大而六棱,白色如水精。紫白二石英,當攻疾,可暫煮汁用,未聞久服之益。張仲景之意,只令 咀,不為細末者,豈無意焉。其久服,更宜詳審。

赤石脂


今四方皆有,以舌拭之,粘著者為佳。有人病大腸寒滑,小便精出,諸熱藥服及一鬥二升,未甚效。後有人教服 赤石脂 乾薑 各一兩, 胡椒 半兩,同為末,糊丸如 梧桐子 大,空心及飯前 米飲 下五七十丸。終四劑,遂愈。

白石脂


有初生未盈月小兒,多啼叫,致臍中血出,以 白石脂 細末貼之,即愈。未愈,微微炒過,放冷再貼,仍不得剝揭。

石中黃子


石中黃子,此又字誤也,子當作水,況當條自言未成餘糧黃濁水,焉得卻名之子也?若言未乾者,亦不得謂之子也。子字乃水字無疑。又曰太一餘糧者,則是兼石言之者也。今醫家用石中黃,只石中乾者及細末者,即便是。若用 禹餘糧 石,即用其殼。故本條言一名石腦,須火燒淬。如此即是石中黃水為一等,石中黃為一等,太一餘糧為一等,斷無疑焉。

婆娑石


今則轉為摩娑石,如淡色石綠間微有金星者佳,磨之色如淡乳汁,其味淡。又有豆斑石,亦如此石,但於石上有黑斑點,無金星。

無名異


今《圖經》曰?“《本經》雲,味甘平,治金瘡折傷,生肌肉。今雲味咸寒,消腫毒癰腫,與《本經》所說不同,疑別是一種。”今詳上文三十六字未審,今雲字下,即不知是何處雲也。

菩薩石


出峨嵋山中,如水精明澈,日中照出五色光,如峨嵋普賢菩薩圓光,因以名之,今醫家鮮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