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本草衍義

石香

卷九

當歸


《廣雅》雲?“山蘄(古芹切) 當歸 也,似芹而粗大”。《說文》雲?“蘄,草也,生山中者名薜(音百)”。新書《圖經》以謂“ 當歸 ,芹類也,在平地者名芹,生山中粗大者名 當歸 ”。若然,則今川蜀皆以平地作畦種,尤肥好多脂肉。不以平地、山中為等差,但肥潤不枯燥者佳。今醫家用此一種為勝。市人又以薄灑,使肥潤,不可不察也。《藥性論》雲?“補女子諸不足”。此說盡 當歸 之用矣。

芍藥


芍藥全用根,其品亦多,須用花紅而單葉,山中者為佳。花葉多,即根虛。然其根多赤色,其味澀苦,或有色白粗肥者益好。餘如經。然血虛寒人禁此一物。古人有言曰?減芍藥以避中寒,誠不可忽。

生薑


治暴逆氣,嚼三兩皂子大,下咽定,屢服屢定。初得寒熱痰嗽,燒一塊,冷嚙之,終日間嗽自愈。暴赤眼無瘡者,以古銅錢刮凈薑上取汁,於錢唇點目,熱淚出,今日點,來日愈。但小兒甚懼,不須疑,已試良驗。

麻黃


出鄭州者佳,剪去節,半兩,以蜜一匙匕,同炒良久,以水半升煎,俟沸,去上沫,再煎,去三分之一,不用滓。病瘡 倒 黑者,乘熱盡服之,避風,伺其瘡復出。一法用無灰煎。但小兒不能飲者難服,然其效更速。以此知此藥入表也。

葛根


澧、鼎之間,月取生葛,以水中揉出粉,澄成垛,先煎湯使沸,後擘成塊下湯中,良久,色如膠,其體甚韌,以蜜湯中拌食之。擦少 生薑 尤佳。大治中熱、、渴病,多食行小便,亦能使人利。病及渴者,得之甚良。彼之人,又切入煮茶中以待賓,但甘而無益。
又將生 葛根 煮熟者,作果賣。虔、吉州、南安軍亦如此賣。

栝樓實


九月十月間取?,以乾 葛粉 拌,焙乾,銀石器中熳火炒熟為末。食後,夜?,以沸湯點一二錢服,治肺燥,熱渴,大腸秘。其根與貝母、 知母 秦艽 黃芩 之類,皆治馬熱。

苦參


有朝士苦腰重,久坐,旅拒十餘步,然後能行。有一將佐謂朝士曰?見公日逐以藥揩齒,得無用 苦參 否?曰?始以病齒,用 苦參 已數年。此病由 苦參 入齒,其氣味傷腎,故使人腰重。後有太常少卿舒昭亮,用 苦參 揩齒,歲久亦病腰。自後悉不用,腰疾皆愈,此皆方書舊不載者。有人病遍身風熱細疹,癢痛不可任,連胸頸臍腹及近隱處皆然,涎痰亦多,夜不得睡。以 苦參 末一兩,皂角二兩,水一升,揉濾取汁,銀石器熬 成膏 ,和 苦參 末為丸,如 梧桐子 大,食後溫水服二十至三十丸,次日便愈。

石龍芮


今有兩種?水中生者,葉光而末圓;陸生者,葉有毛而末銳。入藥鬚生水者,陸生者又謂之天灸,取少葉揉系臂上,一夜作大泡如火燒者是。惟陸生者,補陰不足,莖常冷,失精。餘如經。

瞿麥


八政散用 瞿麥 ,今人為至要藥。若心經雖有熱而小腸虛者服之,則心熱未退,而小腸別作病矣。料其意者,不過為心與小腸為傳送,故用此入小腸藥。按經, 瞿麥 並不治心熱。
若心無大熱,則當只治其心。若或制之不盡,須當求其屬以衰之。用八政散者,其意如此。

白芷


白芷 , 是也,出吳地者良。經曰?“能蝕膿。”今人用治帶下、腸有敗膿、淋露不已,腥穢殊甚,遂至臍腹更增冷痛。此蓋為敗膿血所致,卒無已期,須以此排膿。 白芷 一兩,單葉紅 蜀葵根 二兩,芍藥根白者、 白礬 各半兩,礬燒枯別研,餘為末,同以 蠟丸 ,如梧子大。空肚及飯前 米飲 下十丸或十五丸。俟膿盡。仍別以他藥補之。

杜蘅


用根,似 細辛 ,但根色白,葉如馬蹄之下。市者往往亂 細辛 ,須如此別之。《爾雅》以謂“似葵而香”,是也。將杜蘅與 細辛 相對,便見真偽。況 細辛 惟出華州者良。杜蘅其色黃白,拳局而脆,乾則作團。

紫菀


紫菀 用根,其根柔細,紫色,益肺氣,經具言之。《唐本》註言“無 紫菀 時,亦用白菀”。白菀即 女菀 也。今《本草》無白菀之名,蓋唐修《本草》時已刪去。

百合


張仲景用治傷寒壞後 百合 病須此也。莖高三尺許,葉如大 柳葉 ,四向攢枝而上。其顛即有淡黃白花,四垂向下覆,長蕊。花心有檀色,每一枝顛,須五六花。子紫色,圓如梧子,生於枝葉間。每葉一子,不在花中,此又異也。根即 百合 ,其色白,其形如松子殼,四向攢生,中間出苗。

酸漿


今天下皆有之。苗如 天茄子 ,開小白花,結青殼。熟則深紅,殼中子大如櫻,亦紅色。櫻中復有細子,如落蘇之子,食之有青草氣。此即苦耽也。今《圖經》又立苦耽條,顯然重覆。《本經》無苦耽。

蠡實


陶隱居雲?方藥不復用,俗無識者。《本經》諸家所註不相應,若果是 馬藺 ,則《日華子》不當更言亦可為菜蔬食。蓋 馬藺 其葉馬牛皆不食,為才出土葉已硬,況又無味,豈可更堪人食也。今不敢以蠡實為 馬藺子 ,更俟博識者。

石香


石香 處處有之,不必山岩石縫中,但山中臨水附崖處或有之。九月十月尚有花。